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新观察百科 > 人物起底 > 列表

李洪志其人其事

来源: 网络     编辑:夏天     时间: 2016-09-06 08:16:07     预览:
     因修炼“法轮功”致病、致残、致死的部分案例

李洪志其人其事
 
    1、华北油田马建民剖腹自杀
 
    马建民,男,54岁,华北油田退休职工。
 
    其家人称,马已练习“法轮功”两年左右,达到了痴迷的程度,时常出现精神恍惚和失常,坚持认为自己的腹部有个“法轮”。1998年9月4日马建民在家中用剪刀剖腹寻找,因救治不及时死亡。
 
    2、重庆高恩诚跳楼自杀
 
    高恩诚,男,42岁,重庆市开县天白乡工商所干部,“法轮功”练功点负责人。
 
    1997年11月,高与其妻李小芬(25岁,无业)开始练习“法轮功”,并自买了有关书籍,每天早晚坚持练功。之后高一改过去强硬的个性,变得少言寡语,很少与人交往,常在家练功。高坚信李洪志讲的,修炼“法轮功”到达一定程度,会“三花聚顶”、“生原婴”、“返本归真”、“死后升天”、“灵魂不丢”等。
 
    1998年11月2日,高将在银行的存款取出,给前妻所生女儿高丽1800元,叫她好好念书,说自己已成仙。后又给自己的父母各1000元,给李小芬的母亲1800元。11月5日晚,高对张之昭(练功点负责人之一)等人说,他前天晚上梦见妻子李小芬前世是一条大蛇,今世是毒蛇变的。当晚及次日晨,高在家中痛哭。11月6日上午10时,在工商所的学习会上高称:“人之初,性本善,你们都没有学懂,我才学了一年‘法轮功’,思想就达到了顶点。”会上,大家与其辩论,高说:“我不与你们凡人说,只有我的儿子高雄理解我。”之后,高回到自家楼上,先练功,后抱着儿子高雄从四楼跳下摔在坝子上。工商所干部立即叫医生抢救,其妻李小芬却不让抢救,认为李洪志能保护他。高因抢救无效死亡,小孩经抢救脱险。
 
    3、辽宁刘品清投井自杀
 
    刘品清,男,58岁,中共党员,高级农艺师,原辽宁省东港市孤山镇农业技术推广站站长。1991年曾荣获农业部农牧渔业丰收一等奖。
 
    据刘的亲属说,刘品清于1998年8月开始练习“法轮功”,达到痴迷程度,多次说师傅李洪志让他自焚成佛。今年2月4日17时许,刘将家里的煤气阀打开,点火自焚未死。在丹东230医院住院期间,刘拒不配合治疗,整天说“法轮功”弟子有师傅李洪志保护,不需要吃药治疗。我没有死,是师傅李洪志让我“消业”。出院回家后又多次说李洪志让他到井里成佛,多次让邻居用井绳把他捆好放到井里,并说有师傅保护死不了。家人见他痴迷“法轮功”造成精神失常,看管很严,但他仍于4月27日早晨5时许投井自杀。
 
    4、吉林李友林上吊自杀
 
    李友林,男,47岁,吉林东辽县安恕镇成仁村农民。
 
    李友林的妻子李金凤说:1997年李友林从单位拿回一本“法轮功”书籍,整天在家看书、打坐,渐渐迷上了“法轮功”,并动员我和儿子一起练。今年5月21日晚,他对我说:“明天是我师傅的生日,我去给他过生日,给他烧烧香”。5月22日晚,他在家练功、打坐。5月23日凌晨2点左右,我醒后发现他不见了。后来发现他在杏树林山上微波塔上吊自杀。现场铁架下还放一张李洪志的画像,烧了7炷香。
 
    李金凤控诉说:李友林平时精神正常,是个好人。但练习“法轮功”后,对我和儿子逐渐没有感情。我丈夫的死谁也不怨,就怨“法轮功”。李友林的一些邻居也反映:李友林精神正常,人很好,没发现在外面有什么不正常行为,就是因为练“法轮功”而自杀的。
 
    5、江苏张经顺有病不治而亡
 
    张经顺,男,63岁,原盐城市邮电局副科级秘书。
 
    两年前张患有心脏病,经服药治疗好转。1999年初经人介绍,开始练习“法轮功”,听信练“法轮功”生病不能吃药、打针的说法,擅自停药,一心练功。后来病情越来越重,仍不服药。其病重不能到练功点上练功,就在自己家中打坐,练功中歪倒了,一起练功的妻子说:“不要紧,师傅马上来救他了”。这时,其他功友也赶到他家一起打坐,求师傅救救他。直到本单位一老干部来看他,才发现张已在练功过程中当场死亡。 [Page]
 
    6、辽宁柏常裕有病拒绝治疗而亡
 
    柏常裕,男,62岁,中共党员,大学文化,抚顺市西露天矿地质设计科科长,已退休。
 
    据柏常裕的子女反映,其父于1997年开始练习“法轮功”,有病不吃药,不医治。1998年开始消瘦,多次劝他到医院检查,被拒绝。今年4月,他言语不清,仍不到医院检查。而母亲(张秀珍,64岁,原西露天矿工会干部,“法轮功”练习者)却说:“练‘法轮功’能治病,不用到医院检查,要坚强,咬牙就能挺过去。”并拿着“法轮功”的书说:“你看,现在李洪志就在你身边,帮助你消业,让你脱胎换骨,保佑你躺一个月就好了。”4月28日,我们将他送到医院后,他仍拒绝治疗,于5月3日死亡。
 
    7、江苏张玉琴割断颈动脉自杀
 
    张玉琴,女,50岁,初中文化,江苏启东服装厂退休职工。
 
    其夫陆兴冲控诉说:我爱人张玉琴于1993年因患颈椎病办理病退手续,1995年10月,开始练习“法轮功”,并购买了一些“法轮功”书籍、录像带、磁带,整天迷恋于练功,一些练功者向其鼓吹“要想真的练好‘法轮功’,就不能去医院就医吃药,李洪志先生会把你身体调理好,当你病痛时是消业还债,是练功的必然过程,不然你就修不到高层次”等。1998年1月23日8点左右,我回到家后,发现她用刀片割断颈动脉,因失血过多,死在卫生间。在她死前,嘴里经常嘀咕,她就是所谓的魔,阻挡了别人练功,我先走了,你们好好练。她死后,还在她衣袋里发现了用纸包着的10多粒“安痛定”药片,她是中毒很深,有病也不敢吃药,一心想练好上天。最后思想崩溃、病痛难忍,走上了这条绝路。这真是晴天霹雳!“法轮功”把我搞得家破人亡,我要求对李洪志和“法轮功”予以制裁和取缔。
 
    8、河北曹玉珍跳渠溺水而亡
 
    曹玉珍,女,37岁,河北石家庄市郊区槐底村农民。曹常年患有胃病、神经衰弱等疾病。
 
    曹的丈夫王建军控诉说:1995年4月,我爱人开始练习“法轮功”,拒绝治疗和服药。病重时,家人强行带她到医院时也不配合治疗。说“李老师控制了我的脑子,以后让孩子也要练功,长大以后接李洪志的班。”她精神失常,曾多次留下遗嘱,要自杀,均被我们及时发现制止。1997年4月6日17时,她乘我们不备,跳入裕华路东明渠而死亡。给我留下一张纸条,内容是:我死去了,李洪志王八旦控制我的脑子,害的我很苦。他每天害我、苦我,我坚持不下去了,他不叫我活了,叫我死到东明渠沟里,你不要找我了,我好不了了,连累你一辈子。她是练“法轮功”着了迷才死的。
 
    9、河北李亭杀害父母
 
    1999年3月20日凌晨2时,河北省承德市“法轮功”练习者李亭(不满18岁)手持一尺多长的尖刀,在家中残忍地杀害了他的亲生父母。现场惨不忍睹,李亭父母惨死在亲生儿子的手中。下面是公安机关对李的审讯笔录(摘录):
 
    问:你为什么要杀死你的父母?
 
    答:我觉得我父母是魔,我是佛,我就将他两个魔除掉。
 
    问:你从什么地方学的佛呀、魔呀这些东西?
 
    答:我是97年初中毕业在离宫(承德避暑山庄)学的“法轮功”,学了一个星期,又买了一本“法轮功”的书看,学了这些东西。
 
    10、江苏吴德桥杀死妻子
 
    吴德桥,男,36岁,吴江市供销社职工。
 
    1998年2月吴开始练“法轮功”。2月25日夜,他在家“发功”时,觉得有人要害他,就喊“地震了,地震了”,并跑到该镇派出所大喊大叫,后被家人送精神病院。26日夜,吴又在家中发功,并感到自己已经成佛了。当其妻沈玉珍制止其继续练功时,吴认为在练功时有女人在身边会受影响,就到厨房拿了菜刀,对其妻连砍数刀,将其妻杀死。
 
    11、患者刘×,男,37岁,已婚,医学硕士。1994年全身心投入到修炼“法轮功”之中。由于虔诚与勤奋,过了一段时间他觉得自己开了“天目”,可以看见腹中有旋转的法轮。此后对师傅李洪志的话更加深信不疑,认为自己生活中的一切不是偶然的,都是师傅暗示、点化的结果。1998年10月起,患者食欲减退,他又警觉到是师傅在点化自己,让自己辟谷,以使功力加深。于是,连续三个月平均每三、四天才吃一顿饭,严重时一周吃一次,因而身体很快消瘦下去,体重低至45公斤。 [Page]
 
    在家属的哄骗下入院治疗,诊断为因对“法轮功”偏执导致精神障碍。治疗期间,患者被迫接受与进食有关的治疗,但对药物治疗坚决抵制,说是法轮功法要求即使有病也不就医,作为弟子就得无条件服从。医生无奈,只得将药物混入其食用的营养液中。
 
    患者住院两个月后明显好转出院。患者入院时就不承认有病,虽经治疗调养,体力有所恢复,也不认为是医治的结果,对“法轮功”眷恋的初衷丝毫未改,极有可能再次发病。
 
    12、蒋××,女,33岁,工人,中专,原身体健康。1999年因听同事说练“法轮功”能美容,能驱魔,念法轮大法就能给家人治病。于是,信以为真,开始练功。每天早晨5:00与大家一起练动功、静功各半小时,中午、晚上再自练两小时,平时反复阅读“法轮功”书籍。每天都在想开天目,看正常人看不到的事,上班路上想,干家务时也想,反复地看书,看着看着,脑子里突然出现妄想,做梦也梦见李洪志。练功半月后,患者开始情绪低落,经常哭闹,说“肚子里有魔的声音,让我砸台灯。”于是把台灯摔了。又说“有人要我走,去地狱。”于是用小刀切破手指。患者说魔在肚子里与她对话,她一会儿以魔的口气说话,一会儿又以自己的口气说话。
 
    入院后,不语不动,有时突然踢开被子、踢床,夜间起来在卫生间突然撞头,说有声音叫她死,不能活。经过治疗,患者病愈。患者已经认识到,如未被家属及时送医院治疗,会走上自杀的绝路。她说,“‘法轮功’我以后再也不练了。”
 
    13、患者张××,女,48岁,会计,中专文化,现已下岗。平素体弱多病,曾做过癌症切除手术等,需要服十余种药物治疗。1999年3月,经人介绍练“法轮功”,目的是健身祛病。每日用大量时间阅读“法轮功”书籍,非常投入。练功两个月后,“看见”太阳中大“法轮”飞到自家门厅。一天,患者突然“开悟”,认为吃药只能把病都压回去,把所有的药都停了。5月,家人发现患者有时大哭大闹,语言零乱,对家人说话前要请示李洪志,并多次企图冲出家门。
 
    入院后,患者对营养和药物治疗均不愿合作。病情好转后,患者承认自己“练功太厉害了,自己身体不好又贫血不能练那么长时间,是气功出偏。”但仍信“法轮功”,相信世上的一切事师傅都知道。认为与医生的谈话,师傅李洪志没准也知道,因为宇宙的磁场一接通,师傅的声音就能传过来,并认为不练功的人理解不了。
 
    14、患者陈××,女,50岁,退休干部,大专文化,退休前为单位党支部书记。平素身体不好。1987年起患情感性精神障碍,应终生坚持服药,才能稳住病情。1998年7月患者开始修炼“法轮功”,认为自己把“消业”当成“病”,没听李洪志老师的话,没守住心性。1999年春节停服药物,两个月后病情复发,诊断为“情感性精神病--躁狂发作”,入院一个半月尚未缓解。给中央及各级领导写信,为“法轮功”做解释,要求弘扬“法轮功”,不承认有精神病。目前仍在治疗中。
 
    15、患者王××,女,42岁,高中毕业,银行职员。平日身体健康。1999年3月开始参加集体修炼“法轮功”。看了“法轮功”的书后,不停地想书中内容,感到恐惧,故而停止练功,但仍感到“功”在控制她,有法轮往脑子里灌输东西,肚子里也有法轮在转,全身疼痛,茶饭不思,整夜难眠。患者有求治的愿望,在家人的陪同下到医院医治,诊断为练法轮功所致精神障碍。治愈后,遗留胆小的毛病,不愿上班与练法轮功的同事相处,担心复发。
 
    16、患者申××,男,40岁,高中文化,个体户。1998年入院治疗。入院前三个月患者母亲病危,患者为修炼一种功法给母亲治病,而选择“法轮功”终日修炼,不分昼夜。练功两个月后,不思饮食,言语、行为紊乱。为“开天目”,把额头在桌角撞破,还用烟头将自己的手烫了一个大泡。并认为“法轮功”来找他,周围有坏人加害于他等。入院诊断为精神分裂。
 
    李洪志是个罪人,他掀动的法轮功害国害民,我们要坚决抵制法轮功,崇尚科学,反对邪教。    

新观察网为您推荐:

·李洪志其人

·李洪志缘何自扇耳光

·李洪志在哪里?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上一篇: 李洪志的微信朋友圈

下一篇: 丑角李洪志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赵维山

赵维山

  全能神赵维山简历资料简介 赵维山背景个人资料揭秘  根据早前传出的消息..[详细]

永不出手的“行家”李洪志

永不出手的“行家”李洪志

生活中,我们遇到难题,首先想到的是找行家。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真正的..[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