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新观察报 > 新观察报2019年1月第2期 > 列表

美丽昌平行:踞于诸水汇聚处的土城(三)

来源: 新观察报     编辑:佳梦     时间: 2019-03-13 13:27:49     预览:
  静静流淌的京密引水渠,如一条练带从京郊蜿蜒至京城;七百多年前,为解决大都城用水难题,白浮堰亦如一条练带般从昌平直达京城。两条起点不一的引水渠,就这样跨越时空,或重叠、或交汇着抵达同一地点。无论今时还是往日,作为练带上的一个点,土城均未缺席任何一场水的盛宴。溯 源 土 城 的 古 老 ,《重 修 居 庸 关志》卷二《沿革》记载:“(居庸)关东南二十里有高山,汉于山下设军都县以屯兵,即今昌平旧城,因以军都名山,亦以名关。”
  ●家谱·说故事
  由百分之九十董姓人家汇集而成的土城村,成村于明代,时称古城。即便是现在,村里及周边村庄的人也常习惯称土城为古城。与旧时遗留下来的城址相比,成村后的土城略有瘦身,但依然呈长方形。有文字资料显示,村庄南北长540 米、东西宽372 米;一条贯通南北的大街,则轻松将分布于东、西两侧的胡同串了起来。时间悄然流逝,如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总能轻易获得历史的馈赠。聊起与历史擦肩而过的往事,村里上点年纪的人均能信手拈来。“那戏台底下有东西。俺家就从那里拣过个小口的泥罐子。我给锯掉一半,当花盆栽花了。”年逾七旬的董清兰率先开口道董清兰是最早落户土城村的董氏后裔,她家曾有一本修于清乾隆年间的家谱,载明先辈从山西到这里后的子况。令人遗憾的是,董家家谱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失毁。虽然失去了书面记载,但里面的内容她却仍记得不少。她说,村里董姓虽多,却并非出自一门,“俺家就是董怀富这支”。从她家 2001 年新修的家谱可知,土城村的董姓有南大门董家和大北院董家之分,而她家这支之所以被称为南大门 董 家 ,是 因 为 先 祖 最 初 即 落 脚 村 南 头 的缘故。在董清兰的带动下,人们纷纷说起了自己的所见所闻。于是,未基地、瓦碴子地这些或与历史、或与传说有关的地方便陆续登场了。
  相传,瓦碴子地曾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村里的董志有就曾在这里挖出过成套的泥罐子。在村里人的叙述中,似乎仍能听到来自塞外的驼队进京时,留下“叮当叮当”的驼铃声。
  与留下实物的瓦碴子地相比,未基地的那眼烂根泉,则留下了一段美丽的传说。董金华说,这眼泉之所以叫烂根泉,是因为泉边生长着一种根部白色、发甜的烂根草而得名。泉水冒出地面时,不仅会窜起一米多高的水柱,而且会发出很大的“嗡嗡”声响。关于这眼泉,老辈人还传下了一个金鸡金棒槌的故事。
  传说,水坑周围长着许多芦苇,芦苇深处隐藏着两件宝贝:一根金棒槌,一只金鸡。每当要下雨的时候,苇坑里的金棒槌便会发出“嗡嗡”声响,响声过后,金鸡便会跳出来。金光闪闪的金鸡扑棱几下翅膀,伸长脖子发出嘹亮的“喔喔”声。像听到出征的号角一般,不一会儿工夫,雨便“噼里啪啦”地下起来。
  虽然金鸡和金棒槌轻易不会让人看到它们的真容,但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一个借住在村里的南方人听到这一奇事后,便偷偷躲在芦苇丛中,伺机对金鸡和金棒槌下手。一个阴云密布的傍晚,劳累了一天的农人吃过晚饭便早早上炕休息了。大雨哗哗地下了一整夜,第二天,吃早饭的人东一句西一句地扯着闲话,其中有人问:“昨夜下雨前,咋好像没听见金鸡叫呢?”不能确认金鸡是否叫过的人们决定,下次下雨前一定去看个究竟。
  又一个阴雨天,人们早早地躲在苇坑附近听鸡叫,可是,金棒槌发出的“嗡嗡”声都过去了很久,却左等右等不见金鸡出来啼鸣。人们方恍然大悟,原来金鸡真被消失的南方人偷走了……
  悠久的历史,美丽的传说,给土城刻上“厚重”二字的同时,也给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留下无限遐思与憧憬。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上一篇: 巧手美厨:双椒小煎鸡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昌平新观察优秀稿件公示【2019年1月

昌平新观察优秀稿件公示【2019年1月第2期】

为进一步做好反邪教宣传工作,提高《新观察》报纸的稿件质量,希望广大读者积极..[详细]

崔村镇:开展反邪教文艺汇演

崔村镇:开展反邪教文艺汇演

为进一步提升广大群众识邪拒邪能力,营造节日氛围,近日,崔村镇防范办联合镇文..[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