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图说昌平 > 昌平旅游 > 列表

长峪城,守卫京师的西路御城

来源: 网络     编辑:栗子     时间: 2017-06-09 16:15:20     预览:
长峪城

  京城西北,燕山起起伏伏,长城绵延不绝;大山的褶皱深深浅浅,村庄如星辰般散落其间。在距离昌平城区50多公里的燕山深处、长城脚下,隐幽着一个古朴的小村落——长峪城村,因其植被茂密,空气新鲜,被称为昌平的“小西藏”。进入夏季,来长峪城村的游客渐渐多了起来。枝繁叶茂、浓荫蔽日、空气清凉,正是看景、避暑的好时节。

  吸引人们的,除了长峪城的好景,大概还有它的历史、文化和遗存。这里有过传说,杨六郎大战土匪王百万的故事流传至今;这里有民间况味,咿咿呀呀的社戏传唱了几百年。然而,这里更多地留存了长峪城作为守边之城护卫京师的历史记忆。

  由于战略位置险要,昌平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明朝时,为抵御蒙古各部的侵扰,统治者不得不建立起一个以居庸关为主的军事防御体系,长峪城就是这个体系上的重要一环。作为“边关三城”之一,长峪城与西南部的镇边城、东北部的白羊城鼎足而立,合为“京师西北门户”。同时,与南口城、岔道城、上关城、横岭城、黄花城、镇边城等构成了数百里长的军事防御实体。

  历史之外·传说中的六郎城

  到达长峪城村的时候已近晌午,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和繁华,这个大山深处的小村落显得静谧安宁,颇有一种“遗世而独立”的气质。村子里,“老岳农家猪蹄盛宴”的红色招牌在一众灰扑扑的民居中十分醒目,笔者知道要找的人就在这里了。

  老岳是土生土长的长峪城村人,说起长峪城的历史传说信手拈来,得知笔者的来意后,他打开了话匣子:“长峪城一共有三个古城,如果按照时间顺序来说的话,最早在宋朝时,长峪城就已经开始有驻军了,我们村就有‘六郎城’的传说,但是历史上没有明确记载。再就是旧城和新城,旧城是明朝正德十五年(1520)修建的,几十年后又在不远处修建了新城。”

  老岳说,他小时候就听过杨六郎剿匪王百万的故事,后来还向很多老人打听过。传说北宋年间,在长峪城西南山坡(杨家沟一带)一形似乌龟的地方盘踞着一大帮土匪,土匪的总头目叫王百万。其人心狠手辣,手下兄弟众多,他们不但烧杀抢掠,还私设铸钱炉,铸造铜钱。王百万手中有两样护身法宝——一把笤帚和一只恶犬。笤帚有一种神秘无比的力量,使人近不得身;猎犬异常凶狠,敌过精兵百万。

  久而久之,远在东京汴梁的皇帝听说了王百万的恶劣行径,便派出两员朝中猛将进行清剿,不料无功而返。后皇帝钦点被后人称作“杨六郎”的杨家六公子杨延昭前去剿匪。杨六郎对外宣称,来此是镇守边关,暗地里却在长峪城东南山坡上安营扎寨,修筑烽火台,形成压制“乌龟”之势,同时传令各部修筑工事和城池。也就是当地村民所说的“六郎城”。

  为打消王百万的疑虑,杨六郎还亲自登门拜访,与他结为干兄弟。王百万渐渐放松了警惕。经过近一年的准备,杨六郎的部队在长峪城站稳了脚跟。

  第二年春节,王百万大摆宴席,邀请杨六郎大年初一晚上到他的营寨内饮酒。初一晚上,杨六郎带领几名手下准时赴约,推杯换盏过后,他提出想看看王百万的宝贝扫把。杨六郎以想仔细看看为由,趁机把扫帚拿到了自己手中。营寨外,杨六郎的部下早已趁夜色摸到了王百万的老巢附近。待杨六郎发出暗号,顷刻间,喊杀声四起。

  见此情景,王百万派出恶犬迎战。杨六郎将恶犬引到悬崖边上,猛然一个转身,趁其不备一脚将其踹下山崖。老岳告诉我们,“村口东边的山崖上有一个‘狗影’,传说就是王百万的恶犬掉下山崖时留下的”。

  王百万自知大势已去,转身上马准备逃跑,杨六郎紧随其后。刚跑出去没多远,王百万就被熊熊燃烧的“火墙”挡住了去路,随即朝山下的山沟冲去。不多久,杨六郎追上了王百万,二人展开了一场激战,一直杀到东方亮出鱼肚白,仍旧难分胜负。最终,杨六郎将王百万一伙彻底根除,长峪城的百姓过上了安稳的日子。那道“火墙”被后人称作“拦马墙”。山沟被称作“杀亮沟”。

  而这段故事仅是当地村民口口相传,在历史上并无明确记载。老岳说,“虽然是传说,但也有一些证据,村里人曾在杨家沟一带挖出过古时打仗用的金属帽子,还挖出过成串的铜钱……”

  “遗迹”当然值得一看。告别老岳后,笔者决定到村口看看“狗影”,恰巧遇到了正要回家的81岁村民宋国宝。听说我们正在寻找六郎城和“狗影”,宋国宝自告奋勇:“知道知道!我带你们去。”在老人的指引下,笔者在村口一处悬崖边看到了“狗影”,光秃秃的褐色石壁中间,一块长方形的白色区域凹下去,形似一条狗的身子,前爪上伸,好像在挣扎着往上爬。“阴天的时候,看得真真儿的!”

  宋国宝告诉我们,六郎城就在北边的小山上,现在还有一个插帅旗的石墩。顺着老人手指的方向,远远望去,小山包上一面黄色的旗子随风招展。老人说,那就是传说中六郎城的遗址所在了。

  历史之中·旧城新城卫京师

  与虚无缥缈的六郎城不同,长峪城的两座古城——旧城和新城在历史上有明确记载。这里曾是明代京师西北部防御的重要隘口,两座城曾经发挥过镇守边关、护卫京师的重要作用。

  位于长峪城南北的新旧二城,相距300米。明代军事志书《西关志》记载:长峪城正德十五年(1520)创立,堡城一座,东西跨山,其城上盘两山,下据两山之冲,为堡城。高一丈八尺,周围三百五十四丈,城门二座,水门二空,敌台一座,角楼一座,城铺十间,边城四道,护城墩六座。顾炎武在《昌平山水记》中也提到了长峪城:“白羊北四十里为长峪城,二门。其西有小城,曰长峪新城。”

  老岳的农家乐靠近旧城。从店里出来,往北走几步,就能看见一段残存的城墙,城墙由规整厚实的块石垒砌而成。村民说,这是旧城的南城墙。

  说是“城”,其实规模不大。沿着旧城的主街道往北走,不一会儿工夫,“北城门”和城墙赫然出现在眼前。城门和城墙经过修缮,新旧山石之间划出一道明显的分界线。城门外是一个小小的瓮城,踩着石块,自瓮城登上城墙,笔者粗略丈量,城墙约四五步宽。

  站在城墙上向北眺望,历史记载中的长峪城建制、结构和作用,立刻清晰起来。城堡建在东西两山之间,左右夹峙。这里是山沟的最窄处,远处是更宽的山沟和连绵的大山。选择在此处建城,充分利用了此处山势,节省工料的同时,还便于控扼。转过头,旧城内就是长峪城村。村民的平房小院错落有致,与古城融为一体。

  历史上的长峪城,是作为山顶长城线附属的防御设施而设,距离长城不过四公里,用于屯兵、贮藏粮食给养及军械。因此,长峪城的兴建,与长城密不可分。

  明初,元朝残余势力分化为鞑靼、瓦剌诸部,他们虽退居漠北,但仍力图复辟,不断伺机南侵。明中叶以后,女真族又兴起于东北地区,威胁边境安全。“土木之变”中,明英宗朱祁镇被瓦剌军俘获,引起京城危机,北方之敌成为明朝大患。因此,终明之世,对北方防卫极为重视,从明太祖洪武二年(1369年)就开始修筑长城,并沿长城一线修筑了城堡、墩台和烽堠。

  然而,长城也并非“铁板一块”。明正统元年(1436年),蒙古额森部越过长城,由白羊口出山攻入昌平城。正德九年(1514年),蒙古瓦剌部再出白羊口侵入昌平州,兵临北京城。这次,明朝统治者终于吸取了前两次的教训,开始加强京西北防御,把增建长城墩堡作为当务之急。

  正德十五年(1520年),明王朝同时修筑了镇边城及东面的长峪城和白羊城。长峪城与南口城、上关城、白羊城、横岭城、镇边城等城堡,互相支援、互相补充,共同构成了以居庸关为主的数百里长的防御实体。

  长峪城与镇边城由白羊城守备兼制,并称北京“边关三城”。作为护卫京师的重要关隘,长峪城不仅守城堡,还负责7个隘口。《四镇三关志》载,“轿子顶、银洞梁、分水岭、镜儿谷、窟隆山、沙岭儿、茶芽驼”,都是这一带的关口险要。

  旧城修建时,明长城还不具现在的规模,达不到严守的目的,所以旧城就是前沿阵地、作战工事。驻军必须在此卡受山冲之险,阻止敌人进犯。

  城外,是可能随时来犯的敌人;城内,是驻军和村民。长峪城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护佑着家园,也扼守着身后的王朝。

  长峪城新城建在旧城西南方向不远处。当地人传说,最初村民住在旧城,后来村内发水,特大山洪冲毁房屋,也冲坏了城墙。一部分村民在新城的位置重建家园。于是,朝廷又在村西南这块高地上建起了一座城。清代《畿辅通志》上说:“后又筑小城于其西,曰新城,设守备驻守,今改把总。”

  新城没有采用旧城横跨两山的建筑格式,而是依山而建,地点在西山坡上,坐西朝东,居高临下。新城平面近似方形,其主要功能是驻军。

  新城现存东城门、瓮城及两侧残城墙,城门顶部遗存城楼柱础。此处也经过了修缮,城门、瓮城门与瓮城形成了一个整体。无论是建筑规制和体量,新城都要大于旧城;从功能上来看,相对于旧城,新城起辅助、扩容和增援之用。

  随着明朝的灭亡,“边关三城”失去了往日的军事作用,长峪城也由军事要塞逐步演变为村落。到了抗日战争时期,长峪城曾一度成为军事要地。

  1937年8月8日,南口战役打响,长峪城的骡子圈成为南口战役的主战场。南口战役失利后,昌平、宛平、怀来三县联合成立了抗日战争的指挥机关——昌宛怀县。初期县政府就设在长峪城村的旧城。昌宛怀县下设八个区,三区区政府以长峪城为主体,称为长峪城区公所,区公所的办公地点在新城城后。因县政府和三区的领导机关都设在长峪城村,故长峪城村军事地位十分重要,也称红区。为了防止禾子涧的日军和马刨泉的黄协军的侵犯、扫荡,保障两级政府的安全,后又在长峪城村成立了民兵连。

  民间记忆·寺庙与社戏

  明代,驻守长峪城的士兵,在镇守边关之外,迫切需要寻求精神寄托之所,寺庙“应运而生”。长峪城新旧城内,至今还保存着很多寺庙,水王庙、祯王庙、关帝庙、菩萨庙……最有名的当属永兴寺。

  永兴寺始建于明朝,位于新、旧城之间。山门前有一棵高大的榆树,虽已有数百年高龄,依然生机盎然。树身需两三人合抱。烈日炎炎,被树冠遮蔽的树下却出奇的清凉。

  寺庙格局完整,从前至后由山门、前殿、钟鼓二楼、后殿和一座戏楼组成。永兴寺有两个特别之处,其一,它是较为罕见的佛道合一的寺庙,前殿是十八罗汉殿,后殿是娘娘殿。其二,寺庙自带戏楼。戏台为硬山单檐,三面围墙,台口敞开。前后台之间用木棂门窗隔开;后台供演员化妆、候场、休息和存放道具;戏台前的空场可容纳二三百人看戏。

  永兴寺钟楼内悬挂着一座大钟。文物专家说,这口钟无论从年代、体量和铭文都是昌平地区保存最好的。不同的时代,这口钟曾发挥过不同的作用。寺里香火旺盛时,每天晨钟暮鼓;抗日战争时期,只要石头岭上的“消息树”一倒,大钟就连响几十声,村民立刻躲进深山,躲避日本人的杀戮;和平年代,如果钟声连响几十下,那就是村里的社戏要开场了。

  长峪城的社戏远近闻名,已有几百年历史,是北京地区濒临失传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社戏源于河北梆子,经过数百年的演变,与几种戏曲相揉,近似河北梆子,又搀有山西梆子的腔调,形成长峪城村特有的唱腔,村民称之为“山梆子”。演员都是本村村民,社戏无谱无词,靠的是一辈一辈的口口相传。曲目有二十多出,都是老百姓耳熟能详的,《辕门斩子》《四郎探母》《香山》《王宝钏》……

  每年正月十五前后,社戏都要热热闹闹地唱上三天。古村旧刹,老腔老调,生旦净末丑,开腔甩袖,唱念做打,演绎人生百态。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昌平区首推“房车+”旅游项目

昌平区首推“房车+”旅游项目

  作为第十三届苹果文化节系列活动之一,日前,昌平精品房车线路体验活动举办..[详细]

中国最美乡村:昌平康陵村

中国最美乡村:昌平康陵村

  康陵村四面环山,村落依明朝正德皇帝的陵园而建,整个村庄形如一座方形的古..[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