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图说昌平 > 昌平名胜 > 列表

永兴寺外谈古今

来源: 昌平报     编辑:佳梦     时间: 2019-12-13 16:08:05     预览:
  谁能想到,曾经“铁马冰河入梦来”的长峪城,如今也成了一方旅游胜地。烽火台、龙潭水库、瓮城、永兴寺、社戏……似乎哪个都可做它的代名词,而地处山顶、一碧万顷的龙潭水库,更堪称其中的佼佼者。
 
  规整平坦的山石在山间盘绕,拾级而上至山顶,凌驾于水面之上的木栈道一面靠山,一侧临水。有风吹过,澄澈明净的湖水顿时泛起道道涟漪。站在桥上四顾,可以看到京冀分隔处的界山,村里人俗称两道界子;可以看到两个形如龟壳的山头,人称双龟守界山;可以看到长峪城的“靠山”——大山。
 
\
 
  回溯历史,水依坡而下,便可入城。对村子了然于心的陈全国说,地处山间的长峪城旧城形如航船,南侧的书山、笔架山为其头,与水库相依相偎的大山是其尾,而东、西对峙的两山,则坚如船帮;顺山势而下的山间泉水轻托船底,形成船在水中游之势。喜欢研究山水的他笑言,村中文人之所以多出于此,或许与这里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相关联,而清末民初居于此处的赵其珍便是文人中的代表人物。
 
  被陈全国称为村里“第一大文人”的赵其珍,因言行举止与众不同而引人注目。譬如,在当时村里人尚不知“元旦”作何讲的年代,他却要标新立异地过阳历新年,即便因此私下被人戏谑为“赵善人口头馋,不过腊八先过年”,也阻止不了他用独到的眼光看世界,而一番“将来人穿鞋没领儿,抽烟没杆儿,车能上山,人能上天,千里说话,灯头朝下”的言论,则更是让人对其佩服不已。
 
  人杰方显地灵,自远古走来的山依然刚毅,从远古迸溅的水依旧柔美。水库北侧山上的数个泉眼,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山间缠绕,至低洼处,被筑起的堤坝拦出一片阔大水域。如今虽不见瀑布飞流,徒见崖壁直立,若走进历史深处,却可见水花飞溅,几十米长的瀑布飞悬。眼前,干涸的山沟内怪石嶙峋,地势起伏,此即村人口中的龙潭坡。龙潭坡上散布着几个不足十平方米的石头坑,体量大小相差无几。坑虽不大,名却不小,昔日水丰,水过坑满,几个坑被冠以黑龙、白龙、青龙及黄龙潭之名。民间有“五龙治水,丰调雨顺”的说法,长峪城当然也有五龙,除了四色龙坑,那些遍布于山坡的大石片子,便是五龙中之火龙。
 
  早先,顺沟而下的山泉水一路奔腾,直至一里地外的村子。史载,长峪城明代成村,有新、旧城之分,因地势险要而成为战略要地,曾与东侧的白羊城、南边的镇边城构成鼎足之势,成为明京师西北之门户。
 
  筑于明正德年间的元宝形堡城依山而建,巍峨城楼在高高秋月的俯视下一年年苍老。东、西依山,南、北筑墙的旧城终究抵不过岁月与战火的双重侵蚀而毁于一旦。在其西侧的高地上,一座新城于万历元年拔地而起。如今,经过修缮的瓮城簇新,炎炎夏日,勾缝的白灰在阳光照射下直晃人眼。顺坡而上,左拐再右拐,便可以到达菩萨庙的院门前。
 
  坐南朝北的菩萨庙一面临山,居高临下。矮矮的砖石院墙以及老旧的剥漆木门,透出些许宁静与古朴。如果不是墙上那块“保护文物,人人有责”的牌子提醒,访者会误以为这只是一所被时代遗弃的老院落。站在门扉紧闭的寺庙前,可与三间挣脱院墙束缚的正殿房脊相对视。寺庙左山墙一侧,隔着一米多宽的砖墁路面,一截几十米长的残损城墙在其屋背后伸向山坡。仔细观瞧,黄土夯实的墙体有灰石杂居其间,老城墙昨天的神圣在岁月的流转中摧枯拉朽,以致一蓬蓬野草如今竟也可以在其身上肆意地舒展腰身。
 
\
 
  站在其十几米外东北侧的一处平台上放眼四望,远处绵延起伏的山恋尽收眼底。指着东侧一低缓山坡,陈全国说,那就是杨六郎的杀子台(现名沙子台),紧挨其南侧便是六郎城。杀子台、六郎城,这些与杨家将息息相关的事与物,不论确切与否,寄托的都是人们对北宋名将抵抗入侵者的敬仰与追思。
 
  当地人说,六郎城对面一块叫作塔洼的地方,长着许多柏树,那是抗战时期为国捐躯者的长眠之地。也许想将英雄的故事带向远方,也许想看看山外的世界,塔洼身旁的水泉沟内,一条米数宽、二三十公分深的泉水,踏着叮叮咚咚的脚步出山向川,并跟随不羁的永定河水,奔向一望无垠的渤海湾。
 
  如果水是好动的孩童,那么任凭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的山便如淡定的老者。经年的默化,使得附于其身上的物体亦如它们一般沉着。悬于塔洼北侧悬崖上的九个山洞,就这样岁岁年年环眼大睁,静观世事。悬崖北侧,一状如人脸的山头堪称神奇。远眺,这张仰面朝天的脸五官清晰,栩栩如生,人送外号“佛嘴子”。
 
  如此天造地设的地利,自然引得帝王将相纷纷侧目。时光流转,今天若是在这里发现有古城墙或残长城盘曲延伸,大可不必心存诧异。站在旧城抬望眼,一道残城墙在东山上竭力攀爬。同行的陈全国说,这就是旧城的南城墙。南城墙相对保存完好,除了伸展至东山处的一段,马路西侧的南城墙依然可见。从一户开设“猪蹄宴”人家的楼梯爬上两山之间的残城墙,目之所及,视野开阔。脚下的城墙,阔如平台,白灰似雪,宽厚的城墙犹如巨人的臂膀,似乎一挓挲就可拒敌于千里之外。
 
\
 
  向下俯视,从北蜿蜒至南的河道擦着残城墙东侧悄然而过,只是,干涸的河道已不见昔日汤汤水势。残城墙下的门洞已被修缮一新,门洞内、外各踞一庙。门洞北一米外便是坐北朝南的真武庙,规制不大的小庙与城门内的关帝庙形成鲜明对比,用低矮来形容它的体量,或许再合适不过。门洞内东南侧的关帝庙被圈进高高的院墙内,簇新的外围让人很难想像它的旧貌。虽然无缘入其内,但从修缮后的外观看,其原先规制应不算小。
 
  从此转而向西北,便可远眺踞于新、旧城之间的永兴寺。坐北朝南的永兴寺坐落于西山坡上,以规制齐全而扬名,门前一棵历尽沧桑却仍枝繁叶茂的老榆树为其标志物。与别处山门前的石阶不同,永兴寺山门前的石阶分布于东、西两侧。从保存更为完整的西台阶拾级而上,可至门前平台,推门而入,便可与院正中三间前殿打个照面。前殿前、后门紧闭,村里人说十八罗汉曾居这里。从其左、右两侧任意一小门均可至后院,稍有不同的是,从东侧进入,可见置于一米多高砖石台地上的钟楼;从西侧进入,则可见同样为四角亭式的鼓楼。
 
  悠扬的晨钟暮鼓,在朝阳与晚霞的交接中起起落落。几百年沧桑,钟依旧,鼓焕新。小巧的楼阁内,落地的铁钟色陈体残,不过,“崇祯”字样却仍清晰可辨。依山而建的正殿,因山势而高高在上;出廊的正殿配置着左、右耳房;东配殿的对面,一反常态地搭建起三间戏楼。
 
\
 
  每年春节,咿咿呀呀的唱戏声从这里传遍全村。掺杂着几路梆子腔调的蹦蹦戏,因无人说清其出处而自成一派。身为村剧团一员的陈全国说,他们村的戏不仅戏本多,而且行头全。每年正月初三至二月二,包括他自己及张文芝这些老演员在内的演职人员,都会描眉画眼、着戏服蹬厚靴、戴髯口插靠旗地在台上唱、念、做、打几番。《坐宫》《四郎探母》等等这些与杨家将有关的戏,“咚咚锵锵”“咿咿呀呀”地随风吹过西山梁,直吹到传说中忠勇义烈之杨家人住的杨家沟去……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爱上昌平:昌平山水馆中游

爱上昌平:昌平山水馆中游

  走进爱上昌平主题馆,仿佛置身一片蓝色的海洋。以蓝色为主色调的展馆中,一..[详细]

昌平名胜:九龙游乐园

 昌平名胜:九龙游乐园

  龙宫殿  水库中心的湖心岛上建有龙宫殿,全高42 5米,为两层、三檐、攒..[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