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图说昌平 > 昌平名胜 > 列表

西贯市清真寺,静观世事变迁之地

来源: 网络     编辑:栗子     时间: 2017-12-10 21:22:36     预览:
清真寺

  要说清真寺,自然绕不开与其息息相关的伊斯兰教。自从先知穆罕默德于七世纪初将其复兴于阿拉伯半岛,随着战争与贸易的输出,伊斯兰教就以不同的方式被带往世界各地。而被视为伊斯兰教信徒(穆斯林)神圣的宗教义务与信仰虔诚的体现,清真寺也跟随穆斯林游走的脚步四处安家。
  唐高宗永徽二年(651年),阿拉伯帝国第三任正统哈里发奥斯曼遣使长安通好,唐高宗即为穆斯林使节敕建清真寺。(哈里发是指穆罕默德去世以后,伊斯兰阿拉伯政权元首的称谓;是伊斯兰政治、宗教领袖。)
  清真寺,又称礼拜寺,是穆斯林进行礼拜、宗教功课及举办宗教教育和宣教等活动的中心场所。伊斯兰圣典《古兰经》云:“一切清真寺,都是真主的,故你们应当祈祷真主,不要祈祷任何物。”文化学者说:“清真寺是深嵌在时代文化框架之中,包含着有关穆斯林民族深刻历史与宗教哲学意境的一种宗教艺术。”
  从唐宋时期的“礼堂”“祀堂”“礼拜堂”,发展到元代的“回回堂”“礼拜寺”,再到沿用至今、明朝始称的“清真寺”,虽然不同的历史时期,人们对清真寺的称呼不尽相同,但这并未削弱其在穆斯林群体中的影响。
  建于明弘治七年的西贯市清真寺位于阳坊镇西贯市村。清真寺坐西朝东,有山门三座,居中一座体量与规格明显高于两侧角门;此山门券洞门额上五个小巧的金色“清真礼拜寺”从右至左镶嵌在蓝色基底上,而屋脊及挑檐上的绿色兽饰,则昭示着其身份的“大不同”。再向西,与其同处中轴线上的,前为五间整修一新、色彩鲜艳的大过厅,后为规模较大、“神秘莫测”的礼拜大殿。作为寺内的“核心”部分,礼拜大殿为前后三脊连套,前有走廊,后有窑殿,窑殿上还有六角窑亭(又名望月楼)一座。大殿右侧,可见一偏院,一排出檐很宽的房舍靠南而立,东侧则是一对外营业的烧饼铺。
 
  国变·义举
  “看见那个黄色的圆顶了吗?那可是身份的象征。”远远的,李俊臣先生就指着清真寺方向对同行的人说。
  退休后即回村颐养天年的李俊臣,是一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文博专家。从清真寺小学走进国家博物馆,历经从学生到研究员、再到文博专家的身份变换,阅历与知识的不断丰富,使得他对清真寺有着更为深厚的情感。
  顺着其手指的文向,目之所及,一个黄色圆形物赫然于错落的屋脊之中。而此物,便是大清皇太后慈禧所赐之物——黄琉璃宝瓶。作为一种智慧与身份的象征,如今,它仍傲居于窑亭顶端。
  “‘贯市一夜’,可以说托起了风雨飘摇中的大清王朝。”李俊臣先生认为。十九世纪末,当打着“扶清灭洋”口号的义和团运动风行华夏、“举国若狂”之时,“独未被其蛊惑”的西贯市穆斯林如一位“独立世外”的隐士,不跟风、不合流。及至“洋人”与义和团之间的摩擦不断加剧,早就对西方列强插手“自己家事”心存不满的西太后便决定,借“神术可用”的拳民对抗“洋人”。
  谁成想,对英、美、法、俄、德、日、意、奥八国宣战还不到两个月,大清王朝的抵抗即现颓势。越来越近的枪炮声搅得紫禁城里的“主子们”寝食难安,昔日威风八面的“老佛爷”再也坐不住了,一番乔装打扮,便仓皇向西逃跑。与她一同出逃的,还有郁郁寡欢的光绪皇帝及一众得势的嫔妃、勋贵。
  出西直门,过颐和园……清光绪二十六年七月二十日(1900年8月14日)傍晚时分,这队与众不同,却又如惊弓之鸟的“逃难人员”出现在了西路行商出京第一站——西贯市村。
  西贯市是一个少数民族聚居的村落,村中九成左右村民信奉伊斯兰教。“大分散,小集中”,是穆斯林民族生存与发展的一种模式。“昌平、沙河、南口、西贯市就是四个聚居点。西贯市清真寺最初由海公建成,后来逐渐得以扩展。”优越的地理位置以及围寺而居的“习俗”,让西贯市成为众多穆斯林纷至沓来的聚居地。
  虽然村里回民老户“李海张康陈”的姓氏颇多,但其中数目众多的,仍推李氏一族。李氏一族历来以擅长“武功”著称,传至大清康熙王朝,更是出了一位响当当的人物——著名镖师“神弹子”李五。因身怀绝技,李氏一族世代以经营前门外西河沿的东、西光裕镖局为生。
  在刚刚接到太后即将到来的探报时,村里的“管事”——李氏族长李恩涛便赶忙做起了迎驾的准备工作:号房子、做被子、备宴席……让人始料不及的是,“任性”的西太后却偏偏要住进清真寺大殿。
  而按照穆斯林的规矩,未经洗礼的外人是不得进入清真寺大殿的。信仰导致的习俗鸿沟,一时间让李族长犯了难。简单的“碰头会”后,大家一致认为:其他事小,国体事大。西太后随即被请进了清真寺大殿。
  “上及太后不食已一日矣。”(《庚子国变记》)看到往日锦衣玉衣的帝后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李族长甚觉同情。因此,除了在饮食起居上竭尽全力为逃难的当朝统治者提供帮助,就连第二天的行程,李族长也做了精心安排。他不仅让人连夜赶制出三乘骡驮轿供西太后与皇帝乘坐,而且还从镖局挑选出专司西路镖务的镖头杨巨川,为这队只有寥寥两百余名“亲兵”护卫的特殊人群做向导兼保镖。
  曾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西太后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落到靠他人施舍才能避寒、果腹的地步。“民或献蜀黍、以手掬之。太后泣,上亦泣。”(《庚子国变记》)此时的西太后是否真切地感受到流离之苦、失所之痛?并由此生出些许惴惴不安之感,他人自是无从得知。但纯朴的西贯市民众却仍愿倾其所有,来招待这位使得“国之不国”的大清朝幕后“操盘手”,却也着实令人动容。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西狩回銮的帝后在重返紫禁城后,会“不遗余力”地对古道热肠的西贯市子民论功行赏,对神圣却不失温情的清真寺赠匾赏封。
 
  复学·抗争
  “当时受赏的七家大户,后来拿出了1050两银子,在清真寺内办起了初等小学堂。”说起清宣统元年(1909年),村里几个有识之士在清真寺出资办小学堂的事,李俊臣先生面露敬佩之色。
  跨进清真寺,如同走进一家老北京四合院。前、后两院组成的清真寺虽不算宏伟,但山门、过厅、大殿及水房(沐浴室)、讲堂等等设施却一应俱全。在三座山门的中间连接处,分别伫立着一通石碑,北侧一通为清宣统元年所立“兴学义捐碑”。碑文记载:乡末等因寻源之义,兴报本之恩。但念寺产无多,难垂久远。故乡耆解囊资助,以供大小学堂经费。则基础既立,庶可普及教育於后生,广传大道於来世……
  小学堂的开办,不仅打破了以往只为培养阿訇而设的经堂教育模式,而且为培养强国兴教的新型人才注入了新鲜血液。之后,随着辛亥革命及北伐战争的胜利,小学堂又借机实现了一次质的飞跃:女子也能上学堂,成为当时人们津津乐道的一大谈资。
  令人扼腕的是,推陈出新的学潮终因日本侵华战争的全面爆发戛然而止,大批儿童因此相继失学。年年月月的煎熬,终于盼来抗战胜利的消息,西贯市民众如看到“曙光”般欣喜,开私塾、办学堂……兴学之风吹拂在村庄的每一个角落。
  “化零为整”,集中优质力量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成为人们的共识。1946年,清真寺内又响起了人们因开办“伊光完小”而踏出的欢快脚步声。想到孩子们又可以在家门口上学,他们的心里就乐开了花。可是,就在一切准备就绪,兴冲冲地拿着正式办学文书赶到县政府备案时,兴奋的“代表”却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两次谈判,两次失败,国民党政府不准西贯市村建立村办学校的固执,点燃了他们的愤怒。
  为达到兴学目的,在校长张玉溥领衔下,他们不停地写信请求声援。面对西贯市民众坚持办学的不屈不挠,“不胜其烦”的国民党政府不禁“眉头一皱”。1947年5月27日 ,县政府以西贯市村抗交每月教育经费1150公斤玉米为由,将校长张玉溥、保长李学敏拘捕入狱。愤怒的村民涌到了清真寺,他们要在这里共商“破局”大计。
  1947年5月28日,人们按计划兵分两路行事。头戴白色礼帽的百余名请愿人员在梁阿訇、李秉军的带领下,高唱《绿旗飘飘》,徒步向县政府进发;李葆清、张岳山二人则赶往成达师范,找校长薛文波等人商讨救人事宜。在国大代表杨敬之的斡旋下,时任昌平第十二战区司令——孙连仲电令昌平县长:立即放人,并答应村民提出的一切条件。
  历经周折,“伊光完小”终于得以诞生。“我六七岁的时候,就搬着个板凳坐在这里听老师讲课。”站在山门前,从前的记忆勾起李俊臣先生怀旧的思绪。
 
  发展·从商
  “欲溯大原举足莫从他路去,恩归至道收心须入此门来。”位于清真寺第二进院落的礼拜大殿,走廊上的北、南两侧门柱上镌刻着这样一副楹联。
  外观大殿,虽不见惊人之处,但文化的差异,又促使人不自觉地生出一点好奇心。怀着恭敬之心脱鞋入内,宽阔的礼拜大厅内方格平顶、红色梁柱、绿底金字楹联以及北墙上仿制的“康熙圣旨牌”,均为吸睛之处,而脚下一道窄一道宽,一道白一道绿参差铺就的“地毯”,更是让人浮想穆斯林礼拜时的神圣庄严。各有券门的三间窑殿在正西处一字排开,当中窑殿墙壁正中一块儿长、宽约一米的墙板装裱考究,顶有“帽”,四周雕以花饰,真主安拉的99个尊名用汉、阿拉伯两种文字书于其上。
  中窑南北墙壁又开门洞连接南北两侧窑殿。阿訇诵经的梯式宣讲台置于北窑殿北侧。“前两天在阳坊开会的一位专家看了这个窑殿,确认这就是典型的元代建筑。”刚刚办事回来的阿訇杨清洁似乎急于“纠偏”。虽然清真寺建于明弘治年间已被写进典籍,但种种迹象让他更相信清真寺建造的时间应该更久远些。
  “清真寺的下一层还有待开发,元代建寺之说也不是空穴来风。清真寺也不是一次就修到位的,盛世修寺是一种习惯。”李俊臣先生说。置于山门南侧的残碑,虽然部分字迹已显模糊,但它记载村民历次修寺捐资的事实却清晰地印在后人心中。
  出资建寺是穆斯林的神圣职责。而他们用于捐助的资金,则完全靠经营各种商铺赚取。“我们家以前就是开茶馆的,被称为‘茶馆李’。”像李俊臣先生家一样,西贯市的穆斯林尤以经商见长,“烧饼李”“同和居李”……就是这样一种真实写照。
  虽然受近代工业革命影响,西贯市穆斯林的“商业”活动也难免受到冲击,诸如镖局一类的行业也被“隆隆”作响的火车所取代,但他们骨子里的精明却往往又能促其迅速转变思路,紧跟时代节拍。
  在寻求发展的征程中,除了自强图存,与他人的互尊、互助,也成为西贯市穆斯林迅速融入社会的行事准则。
  “我们村的回汉民相处十分融洽。为了尊重我们的习俗,他们也都只吃牛羊肉。平时家里有个什么事了,我们也都互相帮忙。就连开斋节,我们也都是一起过。”李俊臣先生的话就像这冬日里的暖阳,暖暖的,道出了不同民族和睦相处的心声。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上一篇: 昌平秋景旅游线路推荐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昌平名胜:居庸关长城

昌平名胜:居庸关长城

  居庸关长城,是京北长城沿线上的著名古关城,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居庸..[详细]

十三陵水库

十三陵水库

  十三陵水库位于北京市昌平县境内,在十三陵盆地的东南,距北京城区40公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