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图说昌平 > 风土人情 > 列表

白浮泉,漕运入京的闸坝源

来源: 网络     编辑:栗子     时间: 2017-04-12 14:41:14     预览:
白浮泉

  “落花满春水,疏柳映新塘。”眼前的昌平滨河森林公园,正似唐代诗人储光羲诗中描写的这般模样。春水边,春林下,时闻人语,时见人影,偌大的公园因春天的来临而渐渐热闹起来。与此热闹不同,被誉为“昌平四大名山”之一的龙山则静静地伫立在公园的西南角。“山不在高,有仙则灵。”龙山海拔虽仅70米,但山的东北麓却藏着京杭大运河真正的源头——白浮泉。
  至元九年(公元1272年),元朝定都大都(今北京),彼时京杭大运河上南来的漕船只能到达通州,离大都尚有一段距离。为解决这一问题,元朝水利工程专家郭守敬在考察中发现了“出水甚旺”的白浮泉,后引白浮泉等诸泉之水,筑白浮堰,开通惠河。由此,南来的漕船真正实现了一路向北,直航进京。
  七百多年前,白浮泉水从昌平出发,蜿蜒向前,滋润京师大地,成为北京名副其实的“母亲泉”。

  发现·引水济漕
  水是城市的血液,是生命之源、生产之要、生态之基,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水势泛滥或水源分布不均又会造成城市的灾难,因而兴建水利,取水之利,是古往今来一座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大计。
  北京本是多水之地,其优良的水源和水利条件是吸引诸多王朝先后在此建都的因素之一。北京城因水而建,因水而兴,水几乎是历朝历代进行城市布局的核心。北大学者侯仁之在《北京城的生命印记》一书中说,“为了营建宫苑、点缀市容,更重要的是为了开凿运河、运输漕粮,历代都城的建设者,也曾多方设计,开发水源,在企图打破自然条件这一限制上,表现了高度的智慧与技术……”
  开掘于春秋,完成于隋朝的大运河绝对称得上是古人开发水源的代表作之一。隋以后,各个时期的政权都以运河为基础,建立了庞大而复杂的漕运体系,将各地的物资源源不断地输送到都城所在地。
  到了元朝,漕运已经成为都城大都的经济命脉。为了把粮食从南方运到北方,必须开凿运河使南北相连。元朝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将原来以洛阳为中心的隋朝横向运河,修筑成以大都为中心,南下直达杭州的纵向大运河,为此,先后开凿了三段河道,其中一段就是通州至大都段。
  在通州至大都段未修筑之前,京杭大运河的终点只到通州。南来漕船到达通州之后,再通过陆运转输到大都,不但成本高,而且遇到阴雨连绵的季节,人畜的疾病死亡和粮食霉烂非常严重,运输效率极低。开凿一条从通州直达京城的运河,成为当务之急。
  实际上,这一问题早已引起元世祖忽必烈的注意。远在未定都大都之前,元中统三年(1262年),时任中书左丞的张文谦就向忽必烈推荐郭守敬主持水利,称赞其“习水利,巧思绝人”。当时,郭守敬已在天文历法领域小有名气,更重要的是,他在黄河流域进行过长时间的水利实践。忽必烈很快召见了郭守敬。在多伦,郭守敬向其陈述了开发华北水利的六条建议,这就是著名的“多伦六议”。
  “多伦六议”第一条便是修复金中都时的旧漕河,东至通州,引玉泉水以通漕运。忽必烈遂命郭守敬“提举诸路河渠”。然而,这个计划最终未能实现。至元二年(1265年)以后,郭守敬又提出了修运河的第二个方案,无奈这个方案也未能解决通州至大都段的漕运问题。
  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有人建议利用滦河和浑河溯流而上,作为向上都(今内蒙古正蓝旗东)运粮的渠道。忽必烈不能决断,派郭守敬实地勘查。就是在这次考察途中,郭守敬发现了白浮泉,后他把多年来水利调查研究的成果归纳为十一条建议,向朝廷禀报,其中一条就是他已筹划多年的大都运河新方案。
  “上自昌平县白浮村引神山泉,西折南转,过双塔、榆河、一亩、玉泉诸水,经瓮山泊(又名七里泊,清代向东南开拓,改名为昆明湖)至西水门入都城,南汇为积水潭,东南出文明门(今崇文门),东至通州高丽庄入白河,总长一百六十四里一百四步。塞清水口一十二处,共长三百一十步。坝闸一十处,共二十座,节水以通漕运,诚为便益。”(《元史·志第十六·河渠一》)
  按照今天的地理形态来解释,大都运河新方案就是引昌平白浮泉泉水经昆明湖至积水潭,自崇文门外向东,在朝阳区杨闸村向东南折,至通州张家湾村入潞河,总长82公里。忽必烈阅后立即表示“当速行之”,下令“丞相以下皆亲操畚锸倡工”,“待守敬指授而后行事”,还特别重置都水监,由郭守敬领都水监事一职,负责修治该段运河。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春运河动工,至元三十年(1293年)七月完工。
  郭守敬主持的运河工程,实现了京杭大运河的全线贯通,真正实现了南来漕运船只直航进入大都城中,南北交通和漕运事业得以进一步发展,不但解决了运粮问题,而且促进了南货北销,繁荣了大都经济。

  修筑·逆流而上
  作为北京历史上最成功的引水工程之一,郭守敬主持的“白浮引水”工程解决了一系列技术难题,其创新之处在于解决了“水往低处流,船往高处走”的问题。
  自昌平白浮泉到瓮山泊(今昆明湖)一段称为“白浮堰”,在这段线路的设计上,郭守敬颇费思量。白浮泉的发源地海拔约60米,高出大都地势最高的西北角约10米,但两者之间隔有沙河和清河两条河谷地带,且地势都在50米以下,有些地段甚至不到45米。如果从白浮泉直线往南,泉水势必沿河谷东流而下,进不了位于东南的运河;如果用架渡槽的办法,也只能引白浮一泉之水,起不了多大作用;如果向西行,又有西山,京都西高东低,水如何能逆流而上?
  此时,郭守敬使用了早年间治理黄河时总结出的理念,即以海平面为零点的海拔标准概念。经过实地测量,他得出结论:白浮泉地势要高于西山山麓。因此,郭守敬先将泉水引向西山,然后大致沿50米等高线南下,避开河谷低地,再向南注入瓮山泊(今昆明湖),用它作为河水涨落的调节水库。这也是“白浮堰”在当时被认为不可思议,在今天又让人啧啧称奇之处:它没有按照常理省力直走,而是沿等高线呈梯状引流。白浮泉引水选线,循山麓绕行六十余里,海拔高度缓缓下降不过数米,时人感叹:“守敬乃能引之而西,是不可晓。”
  泉水从昌平白浮泉出发,沿大都北部山脚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沿途又拦截了沙河、清河上游的水源,汇聚西山诸泉,水量大增;河水再向东南流入高粱河,进入积水潭,并以此为停泊港;积水潭东侧开河引水,向东南流,经旧闸河故道向东至通州。从此,北京有了供水的命脉。
  当漕船沿京杭运河北上至通州时,又遇到了技术难题——进入大都城的水路是逆流而上。郭守敬遵循水流规律,采用河道上建闸的办法,从通州到大都城修建24座水闸,成功解决了漕船逆流而上的难题。
  通州至大都段运河修成后,对繁荣大都经济起到了重要作用。至元三十年(1293年),适逢忽必烈从上都(今内蒙古正蓝旗东)回到大都,路过积水潭,见其“舳舻敝(蔽)水”,大悦,亲赐名为通惠河。
  元政府打造了8000多艘运河漕船,每天川流不息地把来自江南的漕粮运到大都积水潭码头;夏伏之日,来自暹罗、缅甸的大象,就作为运输工具和宫廷仪仗队使用,驯养员会带领大象到积水潭洗浴……渐渐地,积水潭附近的烟袋斜街、钟鼓楼一带商贾云集,岸边歌台酒榭中,文人骚客吟风弄月,成为元大都中最为繁华的处所。当时,通惠河两岸有很多茶馆,游人如织,一片热闹景象;通惠河中大小船只往来于京城内外,交易频繁,生意兴隆。

  废弃·水源枯竭
  历史上的白浮泉“出水甚旺”,水源丰盈且稳定。《光绪昌平州志》记载,时人选评“燕平八景”,白浮泉名列其中。有《龙泉喷玉》诗为证:“凭虚欺薄泻飞泉,矫矫翔龙出九渊。峭壁危崖愁绝倒,琼珠玉粒讶空悬。风定涧头声细细,雨余谷底水涓涓。怪来爽气清入骨,过客临流思欲仙。”
  当年,引白浮泉水济漕工程完成后,在其源头处修建了九龙池,后元朝又在龙山之巅兴建都龙王庙。九龙池池壁用花岗岩,嵌入石壁的九个龙头用青石雕刻,泉水自龙头喷涌而出,有“九龙戏水”之誉。都龙王庙于明洪武年间重修,是明清时期著名的祈雨之所。
  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随着十三陵水库的建成,以及北京地下水位的不断下降,白浮泉渐渐失去了往昔的光彩。1990年,“白浮泉遗址都龙王庙和九龙池”被列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为找寻古迹,笔者来到龙山,在一处山坳处见到了九龙池。眼前的九龙池岸边杨柳新芽初绽,鸟鸣幽幽,一池碧水略显单薄,几只大鹅正在嬉戏,白毛绿水,煞是好看。见有生人前来,引颈高歌,为这寂静的春日平添了几分生机。
  九龙池的九个龙头还完好地保留着,但“九龙戏水”的盛景却已无处可寻。池子旁立着一座灰瓦红柱的亭子,牌匾上写有“白浮之泉”四个字,昭示着白浮泉的明确位置;亭子中央有一石碑,上刻侯仁之先生所写《白浮泉遗址整修记》。
  顺着亭子一侧的山间小径走到山顶,两扇朱漆的山门告诉来访者,这里就是都龙王庙。都龙王庙目前依然保存完好,庙坐北朝南,由照壁、山门、钟鼓楼、正殿以及左右两座配殿等建筑组成,院内有碑刻五通,记载了历朝历代关于都龙王庙修缮、扩建、置地等内容。正殿门口有楹联,上书:“九江八河天水总汇,五湖四海饮水思源”,庙内供奉着东海龙王的人型塑像,大殿两侧的墙壁上绘有《东游寻踪》彩色壁画,由于年代久远已模糊不清,只有北墙上的《龙王行雨图》彩绘因新近重描显得栩栩如生。庙后有一“龙泉岛”照壁及一泉孔。
  为何此庙叫都龙王庙?有两种说法,一说此庙为北京规模最大的龙王庙,二说这里的龙王统管天下所有龙王。
  除了白浮泉遗址,昌平境内还有一处旧迹可供人遥想历史。为满足北京市生活、工业及农业用水需求,上世纪60年代,北京市修建京密引水渠。京密引水渠的下游,即从白浮经阳坊、温泉到昆明湖一段(约35公里),其流向与七百年前郭守敬白浮引水线路的走向基本吻合。换句话说,作为北京水利史上的创举,直到今天,白浮引水在北京人民的生产生活中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饮水思源,后人当感念郭守敬功绩。
  2014年6月22日,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正式将中国大运河列入“遗产名录”。令人遗憾的是,著名的白浮泉引水工程却未名列其中……近年来,有水利专家借着南水北调的“机遇”,建议“恢复白浮泉”,似乎为历史盛景重现带来了一丝希望。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昌平黑山寨驴肉

昌平黑山寨驴肉

  天上龙肉,地上驴肉,是人们对驴肉的最高褒扬。从营养学和食品学的角度看,..[详细]

“北京农商银行杯”2016昌平区篮球联

“北京农商银行杯”2016昌平区篮球联赛开幕

  “北京农商银行杯”2016昌平区篮球联赛暨社区篮球挑战赛于警惕在区体育局篮..[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