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热点图文 > 防邪教育 > 列表

邪教洗脑的三大伎俩

来源: 网络     编辑:瑾萱     时间: 2018-01-15 13:46:48     预览:
  邪教之所以被称之为邪教,其最显着的特征就是对信徒洗脑;邪教信徒之所以成为邪教信徒,其基本的原因所在就是被邪教教主进行了洗脑,并由此被邪教教主所控制而难以自拔。因此,在美国着名干预邪教专家瑞克。艾伦。罗斯撰写的《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一书中,专门拿出一章来进行“邪教洗脑”的分析研究。细读罗斯文章,笔者破有启发。
 
  在罗斯看来,人们是怎样被说服加入一个邪教团体,随后该邪教团体又如何劝服人们遵从教规教义的关键所在就是洗脑。因为人心远比我们想象的要脆弱和易被说服和改造,尤其是当人们处于焦虑,抑否以及遭受苦难或处于人生转折点时,面对那些能为其解决问题,助其摆脱困境之类的许诺,常常是经不起诱惑的。而邪教洗脑正好就利用了人们的这种弱点和心理。
 
  笔者通过近些年对出现在国内包括法轮功、全能神、门徒会、统一教、观音法门等邪教的观察和研究,认为邪教洗脑最主要的手段可归纳为三种形式,即树立权威、去掉情感、重建自我。
 
  --树立权威
 
  任何一个邪教教主都要在第一时间,即出山传教的时候树立起自己独一无二的权威。没有权威,就没有人相信,就不会有人上当受骗,到头来就只会是光棍司令一个,落得个自娱自乐。
 
  用罗斯的话说,就是“人类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对权威的依赖和服从”,“这种服从即使是违背伦理,人们往往也在所不惜。”而且,“成人极愿意对权威命令表现出不遗余力的遵从”。因此,邪教教主才会不遗余力的建立自己的权威,把自己造成“神”的化身。
 
  身份权威
 
  如李洪志的改出生时间,意在暗示自己就是释迦牟尼转世。而且师从各位佛、道高僧,也就是说,自己的来头不小。李洪志虽然是父母所生,但为了编造自己的高不可测的身份权威,于是还来了个“谁都不知道我从何而来”,“父母不是父母”等等。为了自己的身份权威,忘恩负义到了极至。门徒会的季三宝暗示自己是上帝之子,受命于天,力图把自己吹捧成一个“圣人”、“完人”。
 
  地位权威
 
  邪教教主树立身份权威,为的就是建立至高无上、谁也不能挑战的地位权威。李洪志自称“师父”、“师尊”,加入法轮功组织的人都是他的弟子。“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足见他的地位权威是任何弟子不能动摇的。季三宝信徒称为“衣食父母”,地位之高可见一斑。
 
  语言权威
 
  邪教教主具有绝对的话语权威,信徒只有俯首贴耳听从邪教教主教诲的份儿,而不能有质疑、怀疑、协商,不遵从、不执行的心理和行为。李洪志常常在“讲法”时被弟子对他的“经文”提出质疑,他就会毫不客气地斥责提问的弟子“你不是我的弟子”,“这是对大法的不警”,“是在冒犯大法”。可以怀疑天、怀疑地、怀疑一切反对邪教的人,就是不能怀疑邪教教主。否则就会被“淘汰”、就会“神形全灭”。如全能神信徒还可能被执法队以所谓的“闪电”之名活活打死。
 
  --去掉情感
 
  邪教洗脑的目的就是为了从精神上,直到肉体上控制弟子。纵观邪教,一般是从最先控制信徒的精神,之后渐渐控制信徒的行为直至肉体。而要控制信徒的精神,最为得要的手法就是去掉信徒的情感。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惟系的关键就是情感。血缘关系维系亲情,同学、同事、战友等关系维系着友情。邪教教主要最终把信徒控制起来,为他/她所用,绝对地服从于他/她,就必须去掉亲情和友情,与社会隔绝,只能死心踏地地学法修炼,参与邪教组织开展的活动--李洪志称之为修炼“项目”。
 
  罗斯认为,情感控制,也就是笔者所称的去掉情感,是通过“降低人对诸如爱、内疚、恐惧、愤怒、憎恨等基本情感的反应来获得”。邪教“操纵者可以使用控制的方式把对其权威有负面影响或构成挑战的情感或行为定性为‘撒旦’或‘邪魔’,而同时他们又使用耶酥或上帝的形象来为自己树立权威。”因此“就能有效地获取成员的服从和依赖,从而最终稳固其控制。”
 
  去掉对亲人的情感
 
  邪教要控制信徒,信徒要听从教主的号令、指挥,其中之一就是要脱离家庭、亲人的羁绊。李洪志在对弟子的精神控制中,就特别重视弟子的“对情的执着”。弟子不去掉对家庭的情、对儿女的情,就不是真修弟子,就不可能上层次,也就更不可能圆满成为“佛、道、神”。邪教通过去掉对亲人的情感,构建起一种新的,以教主为中心,信徒之间互为“姐妹”、“功友”、“同修”的关系。在亲人与信徒的关系中,只有去掉了亲情关系,才可能建起信徒关系,也才是真正的修炼人。因此,邪教教主就特别重视这一去一建。
 
  去掉对社会的情感
 
  每一个正常人都是一个社会人。只要是一个社会人,就会有各种社会活动、产生各种社会交往,有同学、有同事、有朋友,就会形成“朋友圈”、“工作圈”、“社交圈”。而邪教为了从精神和行动上彻彻底底的控制信徒,还必须要求信徒去掉与社会之间的交往和关系,也就是不能有自己的“朋友圈”、“工作圈”、“社交圈”。即使是有的,也要去掉。如果这种与社会的情感不去掉,照样被认为“不是真修弟子”,也证明修炼“不精进”。
 
  去掉对爱好的情感
 
  人上一百,五颜六色。一百个人有一百个人各自的爱好,一千个人有一千个人各自的爱好……以此类推。人的爱好是一种个性,是一个人性格特点的反映,也表现出一定的社会融合度。一个人没有爱好,并不可怕,如果一个社会都没有爱好,都如同一个人一样,这就只能说明这个社会出了问题。而邪教就需要这样的没有任何爱好,唯独只学法修炼,以邪教活动为第一要务的人。因为这样的人必竟是少数,所以,邪教教主就极力将信徒培养成这样的人。所以,他们把喝酒、吸烟以及娱乐、消遣型的打牌都一概称之为“社会毒癌”要求信徒不得参与,即使是看电视、玩游戏都不行。而且将这作为修炼的第一步。
 
  邪教去掉情感的过程,就是让一个人从活变成“死”的过程;是人从有思想就成没有思想的过程;是从主动变成被动再到听从摆布的过程。
 
  --重建自我
 
  重建自我是邪教控制的最高阶段,也是邪教教主实现其一切目标所需要的阶段。重建自我阶段就是没有思想阶段,就是进入任人摆布、俯首听令阶段。
 
  在罗斯看来,重建自我就是“象征性死亡和重生阶段”。在这个阶段,认知和情感的轨迹交织在一起,相互支持,这常常带给人好似从漫长黑暗隧道中走了出来的感觉和精神上获得一种重生的体验。重生阶段的认知目标就是要培养一种对新的信仰的归属感。
 
  所谓的重建自我,就是丧失自我,就是失去了生存权。这个阶段的信徒“没有什么能够生存,除非符合教团的规范以及由其头目定义的神圣科学。”(罗斯)
 
  没有思维的自我
 
  性别是男人、女人的区别特征。而个人独立思维方式的不同,也从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人与人之间的性格特征或行为特征。
 
  邪教为了控制信徒的思想和行为,采取洗脑的方式,将属于每个人的思维方式冲洗掉,将邪教教主定义的“神圣科学”的东西灌输进去,形成邪教组织的信徒千人一面、整齐划一,以邪教教主的思想为思想,以邪教教主的指令为行动命令。
 
  绝对认同的自我
 
  没有了个人的思维,人就成了行尸走肉,当然对于邪教教主的每一句话就当成了“圣旨”,即使是错误的。
 
  李洪志的“经文”也好,“讲法”也罢,纯属胡编乱造、胡说八道,在没有到达绝对认同阶段时的信徒往往会对李洪志讲的东西提出质疑,但对于那些已经到达了重建自我阶段的信徒来说,再就没有人会提出这样的质疑了,而是对李洪志的每一句话,哪怕是错误的话、违背常理的话、违背伦理道德的话、违反法律的话,也会绝对认同,照此去做。要不然怎么会出现那么多违反伦理道德且又违法犯罪的“男女双修”呢?!要么怎么会李洪志的一个指令就有近2万人到中南海聚集闹事呢?!
 
  任人摆布的自我
 
  罗斯把这样的重建自我称为“棋子型的自我”。
 
  一个人要任人摆布,除非存在以下几种情形:没有行为能力;被人所利用;“培养一种无能、恐惧和依赖感”。我以为,邪教对人的控制是第三种情形。
 
  这个过程,是邪教信徒“为获得一种安全感和使命感,他们害怕离开,变得依赖教团。”从而就实现了邪教信徒“一步一步地被改造成可供邪教教主驱使之手的‘棋子’”。一旦邪教信徒成了“棋子”,就成为了“无条件服从那些视为神圣合法的指令的人”任人摆布了!
 
  而邪教教主在信徒到了这一步后,就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即便是违法犯罪、集体自杀。

新观察网小编为您推荐:

·邪教控制成员的手段——信息封锁

·邪教是怎样破坏家庭的

·要高度警惕危害公众的各种邪教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面对专家批评 法轮功慌了

面对专家批评 法轮功慌了

  今年2月底,乌克兰全国记者联盟成员、知名反邪教专家在乌克兰格雷戈里·格..[详细]

李洪志之后的法轮功去向何处

李洪志之后的法轮功去向何处

对于古往今来的绝大多数邪教而言,盲目的教主崇拜都是赖以存在的重要基础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