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热点图文 > 防邪教育 > 列表

起底门徒会:"创业致富"要你钱"祷告治病"要你命

来源: 网络     编辑:夏天     时间: 2016-09-30 08:29:47     预览:
    “时代变了,我们也要跟着变”。
 
    不再一味提倡“开新工”发展新信徒,也不再只是大肆鼓吹生病要靠祷告“赶鬼治病”,转而提倡“创业致富”、“扶贫济困”,鼓励信徒办企业经商,赚了钱再向教会献爱心。

起底门徒会:
 
    1995年便已被认定为邪教的“门徒会”,不但没有销声匿迹,反而“以商养教”,发展出新型邪教。在过去4年时间里仅在两湖两广一带就敛财逾7000万元,最高峰时期信徒规模发展至3万多人。
 
    近期,随着“门徒会”5名主要负责人相继落网,他们提出的“以商养教”计划也浮出水面。
 
    教徒埋头搞创业?
 
    “家里太穷以后谁还会信”
 
    武汉信徒曾智强,2012年回乡开了一家服装厂,厂里雇的40多名员工,多半是跟他一样信“神”的“弟兄姊妹”,厂里效益趋好,2015年曾智强拿出25万“为神奉献”,希望教会帮助其他“弟兄姊妹”。
 
    两湖两广一带的人们发现,大约从2010年开始,之前因为信“神”而离家出走的家人,像曾智强一样陆续返乡。
 
    突然间,他们不再热衷于在外地奔走“传道”发展新信徒,转而琢磨起养家糊口、发展产业、“创业致富”。
 
    他们有的开起小超市;有的跟亲友借了钱搞养殖场;还有的甚至开起宾馆酒店、维修厂、服装厂。与普通人经商办企业不同的是,办亏了能向“教会”申请补助,赚了钱,则要向“教会”奉献“爱心”、缴纳“奉献款”。
 
    这一变化的背后,是“门徒会”的“战略调整”。
 
    “门徒会”自1995年被认定为邪教组织,在国内一度蔓延至15个省份、681个县市,发展信徒35万余人。其后,随着“门徒会”组织者季三保、许明朝等人先后被查处判刑,“门徒会”内部派系分裂,在部分地区的活动一度销声匿迹。
 
    为巩固实力、重振教派,此前活跃在湖南、湖北、江西、广东、广西五省区的“门徒会”调整“战略”,开启了“以商养教”计划。
 
    作为“门徒会”的主要负责人,“主肢”陈有富告诉南都,在2010年前后,除了被政府查处,穷是“门徒会”面临最紧迫的问题。“这么多年信‘神’,信徒都不种地、不上班,等着‘升天’。但家里太穷,他们以后谁还会信?只会出去打工。”
 
    “门徒会”教义宣扬“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称届时有三分之一的人将“死于非命”,“只有信神才能保平安”,又称“信教可以每天只吃二两粮,不用种庄稼”,致使信徒不种地、不锄草、不施肥、不养畜,有的甚至变卖家产、吃光花尽,坐等“洪水灭世”,准备“升天”。在湖北郧西县,就曾有30%的“门徒会”信徒因此荒废农业生产。
 
    陈有富的副手、“配肢”石万海补充说,“战略调整”另一个背景是,“门徒会”分裂成4个教派,其他教派加速在两湖两广一带的发展,拉拢当地信徒,门派之争日趋白热化。
 
    “要根据时代潮流改变活动方式,各自走创业之路。”陈有富说,低调的“以商养教”计划应运而生,他们将此写入《会务决定》,让各分会严把“节制关”,上下层对不属于自身范围内的工作不打听、不过问、不参与、不告知、不试探;各分会在工作期间,严防“豺狼之徒”不择手段地抢夺教会,看管好“羊群”。
 
    “奉献款”去哪儿?
 
    头目挪用买房开店摆酒席
 
    4年内,“门徒会”信徒在两湖两广到底办了多少企业,陈有富也说不出准确数据。
 
    他告诉南都,一些小超市经营得不错的,一年能“奉献”数万元。
 
    为确保创业成功,尽管部分“弟兄姊妹”开的超市里商品价格明显高于市场价,教会还是鼓励周边信徒都到“弟兄姊妹”的超市里购物消费。
 
    在门徒会教义里,“为神奉献”、“慈惠”、“周济”时常出现,提倡信徒向教会“献爱心”,“奉献”越多“福分”越大。因此,“以商养教”计划启动后,财富迅速向教会聚拢。奉献款由教会点、支会、分会层层上交,集中到“主肢”、“配肢”等5人手中。
 
    对于“奉献款”的使用,教会向信徒们承诺:“奉献款”将全部用于“看顾”和“周济”信徒。所谓“看顾费”是给教会组织人员发工资,“周济费”则是发给家庭贫困的信徒。
 
    但事实并非如此。
 
    “奉献款”的管理和使用完全是一笔糊涂账,一如领导着上万名信众的“主肢”陈有富,竟是通过抓阄而出一样。
 
    “‘奉献款’分成几十万元、上百万元地分散放在可靠的信徒家里,需要用时再去提。”陈有富告诉南都,有2000多万元的看顾费、周济款经“主肢”、“配肢”商定后陆续下发,没有账目记录。
 
    还有一部分被挪用挥霍。
 
    “以商养教”计划启动前,信教20多年的陈有富因为长期在外传教,也是“家徒四壁”,2010年后,随着基层信徒奉献款数额增加,他的生活境遇明显改善。
 
    2013年,他从教会“借”出一笔资金,在湖南省汨罗市城郊盖起了两层楼新房。其后,他从负责保管的460万“奉献款”中,取出46万元与朋友合办养猪场,又挪出20万借给弟弟开店。2014年,陈有富的母亲去世,他从“奉献款”中取出4万操办丧事,摆了3天的酒席。
 
    “这些事都没给教会说,花‘爱心款’,被人知道不好。”陈有富解释说。
 
    石万海也在“挪用公款”:2013年,石万海以“家庭困难没有房子住”为理由,向教会“借”出40万给儿子购房,一直未归还。
 
    至去年底,陈、石等人因涉嫌从事邪教活动被湖北警方抓捕,“门徒会”已在短短4内年敛财7000多万元,其中3000多万元“奉献款”汇集在教会5名头目名下。
 
    湖北省郧西县公安局局长余绍朝告诉南都,在层层搜刮和疯狂敛财中,“门徒会”教会中的一批骨干成为最大受益者,他们将教会活动当做一项职业和谋生手段,即便多次被公安部门查处,刑满出狱后往往又重归教会。
 
    “祷告”驱鬼能治病?
 
    10天“祷告”致死乡村教师
 
    “都是让这个邪教害的!”在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致人死亡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的姚湘枝,谈起去年6月发生的那起“祷告”驱鬼治病惨剧,后悔不已。
 
    2015年6月26日,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白马村的徐元康死在“门徒会”信徒连续10天的“祷告”中。
 
    1981年出生的徐元康,生前曾是乡村教师,离婚后患精神分类症,四处寻医访药病情也未见好转,只能在家中靠吃药维持病情稳定。
 
    20 15年6月,“门徒会”白马教会点负责人姚湘枝敲开了徐家的门。说服胡冬香为其儿子“祷告治病”。
 
    6月14日早晨8点刚过,姚湘枝带着“上级”翟新勇来到徐家,在二楼客厅为徐元康“祷告”求神驱魔治病。出于对“神”的尊重,翟新勇要求“祷告”期间所有人不得饮水饮食,徐元康也不得服药。
 
    “祷告”持续了3天,16日下午,翟新勇以徐家太吵、不利于“祷告”治病为理由,提议将徐元康带到白马村的堂姐夫家,继续“祷告”治病。同时,翟新勇还通知周边“门徒会”信徒前来加入“祷告”,见证“神”的力量。
 
    为了让“祷告”24小时持续不断进行,2015年6月17日,翟新勇和姚湘枝将“祷告”人员分成3班次,每班3男3女,每班8个小时轮换。“祷告”期间所有人都要下跪、禁止饮水饮食。
 
    无法饮食吃药,徐元康病情迅速恶化。在信徒们的“祷告”声中,徐元康时而清醒,时而躁动,甚至一度用头撞墙、在地上打滚、趴在地上不肯下跪。翟新勇对此解释说这是“牛魔王精”附体,一定不能允许徐元康休息,折腾、惩戒附体的“牛魔王精”,才能让其筋疲力尽后离开徐的身体。
 
    每当徐元康身上“邪恶牛魔王”作怪,信徒们便采取抱脚、拉胳膊、压手腕、捏腰、捆手腕等方式制服。
 
    如此持续折腾至6月25日凌晨,徐元康因10天没有进水饮食服药,最终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
 
    邪教缘何“死灰复燃”?
 
    信徒加入多为治病得救助
 
    徐元康只是“祷告治病”受害的一个案例。
 
    湖北省公安部门介绍说,“门徒会”之所以在农村迅速传播,不少信徒都是抱着治病的愿望而加入。而“门徒会”提倡的“祷告治病”,更是让不少受蒙蔽信徒有病不就医。1995年统计数据显示,仅湖北省郧西县就有18人因此贻误治疗死亡。
 
    对于“祷告治病”,入教20多年的陈富有、石万海都曾亲身经历。
 
    因患腿疾相信“祷告治病”并加入“门徒会”的石万海告诉南都,门徒会“赶鬼治病”的做法,来自于《圣经》上记录的耶稣赶鬼治病,由此宣扬说人得病是魔鬼扑身,只有通过“祷告”驱走魔鬼病才会好起来。
 
    “甚至有人说‘信了教,瞎子能复明、瘸子能丢开拐杖重新走路’。”石万海介绍,“但我从1990年开始信教,腿一直没好,祷告治病完全是谎言。”
 
    陈富有入教,源自1989年为父亲“祷告”治病,“说信了就平安,第二年11月他就去世了。”
 
    为何“门徒会”被取缔了21年,依旧能找到“生存空间”?
 
    湖北省监利县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湛逢东认为,这暴露出农村基层科技教育文化薄弱、农村医疗存在巨大缺口。
 
    “虽然农村合作医疗已全面推开,但医疗新技术、医疗保障资金依然薄弱,农民看不好病、治不起病,信神不信医的群体依然大量存在,为邪教传播悲剧发生提供了社会基础。”湛逢东说。
 
    武汉大学哲学院教授徐弢则认为,“门徒会”滋生蔓延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部分群众的生活困境。
 
    “‘门徒会’的吸引力,不仅在于它宣称‘天国是个大医院,有病都来看’,还制定了详细的计划,对信徒如何对创业致富、信徒之间如何相互照顾、救济贫困作出具体规定,迎合了当前生活苦难群体迫切希望在经济上、心理上得到救助与安慰的现状。”徐弢说。
 
    8招教你识别邪教“门徒会”
 
    打着基督教幌子传福音,又鼓励“创业致富”,邪教“门徒会”发展至今不断演变升级,让很多人感到“傻傻分不清楚”。
 
    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辨识“门徒会”邪教,重点还是看其骗人手法和活动特点。
 
    1 “门徒会”冒用基督教的名义上门传福音,盗用基督教《圣经》的一些内容,比如爱人、救赎、上天堂等来吸引人。但同时又用“三赎基督”、“许氏基督”等“在世基督”替代耶稣,以《圣经》为蓝本杜撰大量“神迹”,让信徒顶礼膜拜。
 
    2 “门徒会”把红十字架称作“得胜旗”,将信徒家中是否悬挂红十字架作为教会工作点的重要考核指标、衡量信徒“坚强”还是“软弱”的主要标准。
 
    3 “门徒会”大多宣扬“祷告治病”,称生病时魔鬼扑身,通过“祷告”可驱魔治病。
 
    4 “门徒会”活动非常隐蔽,地点不固定,传教点也未经登记,经常隐藏在家庭进行聚会。与此同时,不允许信徒之间互相联系、互相打听真实姓名和家庭情况,只允许同上线进行单独的联系。
 
    5 基督教信徒站着祷告,“门徒会”大多要求信徒跪着“祷告”,面向红十字架,女性还要头顶白布,有的甚至要求信徒几天几夜不停“祷告”,直至能看见所谓“三赎的光”,以此达到洗脑的目的。
 
    6 “门徒会”在其书籍《闪光的灵程》中神话教主三赎(季三保),歌颂其为“神”的事业抛家弃子、受尽苦难传教,最终获得神迹成为“在世基督”,以此也鼓励信徒同样放弃家庭和生产全心全意传“福音”。
 
    7 “门徒会”为获得教会组织活动、传教、发展的资金,大力提倡信徒向神“奉献”财物;并以信徒间要互爱、互助等名义,鼓励甚至要求信徒上交“奉献款”。资金层层上交后,由教会高层任意分配、肆意挥霍。
 
    8 “门徒会”宣扬信神就能得到“神”的赐福,可以吃上“生命粮”、保平安,可以逃过世界末日,上天堂。
 
    对话
 
    抓阄当上的教主:
 
    以为儿子溺亡是“神”罚
 
    日前,南都记者在湖北省郧西县看守所见到陈有富。
 
    垂丧着脸,言语迟钝,在他身上,完全找不到带领上万名信众的“门徒会”“领导者”神采。
 
    从1989年开始信教至今,53岁的陈有富传教已有27年,这是他第三次被公安机关查处。
 
    这27年间,陈有富大部分时间是更换身份和姓名,背井离乡在外传教,连9岁的儿子失足落水溺亡也未回家看上一眼。对此,他的妻子耿耿于怀:“家里有这人跟没这人没什么两样。”
 
    陈有福不断向南都记者重复:“这次是彻底悔悟了。”他说,此前按教义推算,今年本该是“升天”的时候,但他信的“神”并未兑现。
 
    南都:你是怎么信上“门徒会”的?
 
    陈:1989年,父亲生病住院,有陕西的人过来传教说,祷告能治病,信了就平安。后来我就沉迷在里边,一直以为信神就能升天,从《圣经》上推算出来,人悔改好了2016年就能“升天”,这两年也慢慢地觉得这些事情不对,不是这样。
 
    南都:没有看书、查资料看看别人说的对不对吗?
 
    陈:没有,我不会用电脑,也一直觉得这个是对的。
 
    南都:父亲的病被祷告治好了吗?
 
    陈:没有,1990年11月份去世了。
 
    南都:你第一次被查处是什么时候?
 
    陈:1990年,判了3年。
 
    南都:那时知道这是邪教吗?
 
    陈:知道,公安有教育。
 
    南都:出来时候怎么还传教?
 
    陈:前后两次被查,我都没有醒悟,还是沉迷在里面,等着“升天”。
 
    南都:你家人也信吗?
 
    陈:他们不信。也劝我,但没用。
 
    南都:你儿子是怎么出事的?
 
    陈:1995年,他在去放牛的时候,掉水库淹死了。(叹气)那时我在襄樊传教,下面发展到有两三百个教会点了。我老婆也不知道我在哪儿。过了两三个月,才有会里的人告诉我消息。
 
    为这个,我老婆跟我提过离婚,如果我不是在外面跑,家里就不会出这个事。(叹气)南都:当时有回去看一看吗?
 
    陈:没有。当时觉得肯定是自己没悔改好,是“神”对我的惩罚。人都死了,回去看着更伤心。
 
    南都:为什么要鼓励“奉献爱心款”?
 
    陈:那是弟兄姊妹自愿的。教会鼓励彼此相爱,今天别人帮助了你、明天你也要帮助别人。
 
    南都:当“领导”,带这么多信众、支配这么多钱,什么感觉?
 
    陈:什么“领导”不“领导”(苦笑),当时当负责人是抓阄定的,谁抓到了谁就是“主肢”。
 
    (注:陈有富、曾智强、石万海系化名)
 
新观察网为您推荐:    

·邪教门徒会缘何死灰复燃?

·门徒会的洗脑术

·门徒会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面对邪教诱惑,党员该怎么做?

面对邪教诱惑,党员该怎么做?

  党员不准参与邪教活动,这是铁的纪律,任何党员违反,都要受到严肃处理。比..[详细]

如何防范和抵制邪教

如何防范和抵制邪教

我国法律规定,邪教是指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