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热点图文 > 文化播报 > 列表

火了百年的“神仙眷侣”

来源: 网络     编辑:栗子     时间: 2018-02-28 21:11:38     预览:
  现在什么书最火?古代的是《浮生六记》,当代的是《红岩》。这份书单,很多人大呼意外,但仔细一想,似乎又在情理之中。《红岩》中江姐的故事,家喻户晓;《浮生六记》的沈复说:“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竞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
 
  沈复,清代文学家。他一生没享受过荣华富贵,也没有风云大事,出生在幕僚家庭,会画画,能以此谋生,还颇有知名度,但也不至于高大上到“扬州八怪”的地步。他周边是简简单单几户人家,为着柴米油盐而奔波。当然,具有文艺情怀的他,也会泛舟烟湖,吟诗作画,而且好在娇妻芸娘也是个文艺女青年,能懂夫君的情怀,也能唱和,虽然生活在贫困当中,却也沉浸在美好的情感和艺术世界里。
 
  这平凡的一切,在沈复看来,是很传奇和美好的,于是他怀着深情的笔调写下这平凡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这部书大概是在1808年左右完稿的,当时的沈复45岁左右。此时,与其说《浮生六记》是自传散文,不如说是沈复写给妻子芸娘的一封绝美情书。与其说它是一封绝美情书,不如说是一部凄美的爱情小说。
 
  全书最精彩的部分莫过于沈复和妻子芸娘红粉结伴,享受论诗谈书、焚香赏月的趣味生活。在清贫的岁月里,夫妻二人即便以卖画为生,也知足常乐、恬淡自适。芸娘自认“顽劣”,女扮男装与沈复出游,夏日和他携手田园,互相打趣取乐,日子清贫,但快乐且知足。
 
  七夕之夜,沈复家中虽然没有奢华场面,但也不乏诗歌情怀。芸娘和夫君观看一轮皓月,满天银河,“并坐水窗,仰见飞云过天,变态万状”,于是芸娘由此及彼,感慨地说:“宇宙之大,同此一月,不知今日世间,亦有如我两人之情兴否?”由两人的恩爱,想到天下人的恩爱,这情怀不是一般的大,在学问上能举一反三,在情感上未尝不可如此,这样的娘子,难怪沈复钟爱一生。
 
  可是,世事无常。他们遭家庭变故,最终颠沛流离。沈复和芸娘艰辛走过那段岁月,相互扶持,不离不弃。可还是逃不过命运的安排,最终阴阳两隔。自芸娘走后,沈复孤苦一生,寄情山水,最终去向成谜。一个真实的记忆,一段美好凄婉的爱情。这本书之所以令人着迷,是因为它切切实实地让人相信爱情的存在吧!
 
  沈复为了生计四处奔波,一辈子没有取得过功名。他的理想是过一种夫妻恩爱,虽然贫寒但很文艺清新的生活,然而,他们连这个浅薄的理想都没实现。正因为对功名富贵的看淡,所以在沈复眼中,最繁琐的生活也充满着情趣。夏天的时候,他故意把蚊子留在蚊帐里,用熏烟去熏蚊子,一时间蚊帐里云雾缭绕,蚊子飞舞,在杀蚊的同时,他把这个想象成仙鹤在云雾中飞翔的场面,“作青云白鹤观,果如鹤唳云端,为之怡然称快。”平凡的灭蚊场面,想象成了打魔兽奇观。
 
  1825年,沈复寂静地去世了,除了亲友,世上没有人想起他,怀念他,凭吊他。又过了半个世纪,有个叫杨引传的文人,在苏州的一个书摊上,随手翻阅了一本破破烂烂的书,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天哪,这书太好看啦,简直欲罢不能。作者是谁?沈三白?此人是何方神圣,杨引传在苏州城里四处打听,结果就像在打听一个火星人似的,没人知道他,没人注意他。唯一能确定的信息是:作者已经去世半个世纪!
 
  不能让这么好看的文字永远埋没下去,虽然只有“四记”,杨引传依然决定出版此书,光绪三年,也就是1877年,他把这部《浮生六记》刊发出来了。事实证明,杨引传的眼光没有错。书一出版,立马引来粉丝无数,一时间市面上脱销,洛阳纸贵。如果沈复泉下有知,估计也会含笑吧,书的畅销总算对他清贫的一生有了最好的交代,尽管他连一毛钱稿费都拿不到。
 
  一百多年过去了,《浮生六记》至今仍畅销不衰!为什么会这样呢?主要与当下环境有关。现今信息爆炸,生活被嘈杂和焦虑填满,这部经典古文,以“有趣”“自在”“甘于淡泊”的古典生活美学心态为主旨,在当下或是一股可涤净内心的清流。读后,的确能让人神清气爽。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上一篇: 解诗 解人 解幽思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皇帝为什么要“称孤道寡”?

皇帝为什么要“称孤道寡”?

  从皇帝由有谦到无谦的自谓中,可见封建强权愈来愈专制和专横。  在报刊中..[详细]

京城中的每个“府”,都是一段故事

京城中的每个“府”,都是一段故事

  孚王府的前身是怡亲王府,慈禧太后击败了妨碍她掌权的顾命八大臣,强令位居..[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