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热点图文 > 文化播报 > 列表

一片禅心听鸟鸣

来源: 昌平报     编辑:佳梦     时间: 2018-08-13 13:13:42     预览:
  □ 钱国宏
 
  忙碌的现代人都渴望自己能够拥有一颗“云水禅心”,以求在万般诱惑中得以自养。我倒没有那么高的奢望,只是每次回农村老家的时候,都会到村南的树林中听一听鸟鸣,算作是一次养心的过程。
 
  老家村南有片方圆十余亩大小的林子,榆柳、杨槐高低错落,各显生机,蓊郁的树木给村子筑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防风障。林子很美,茵茵的草,紫红的花,婆娑的树,清爽的风,洁白的云,瓦蓝的天,像一首首唐诗宋词元曲令人陶醉,且能够咀嚼出不同凡响的滋味来。当然,林子最美的还不是这些目睹的,而是耳闻的——鸟鸣。
 
  乡村的春夏两季盛产晴天。晴朗的日子,走进茂密的林子,在软绵绵的草地上和香酥酥的花丛中席地而坐、仰面而倒,微眯双目,屏气凝神,谛听从密密的绿海中飘出的悦耳音符。
 
  林间的鸟很多,也很杂。“叽叽叽”,这是麻雀在预报好天气;“喳喳喳”,这是喜鹊在呼唤伙伴;“吱吱吱”,这是“青头”在发表“征婚启事”;“啾啾啾”,这是“嘎巴枝”在向新来的邻居做“自我介绍”;“滋滋滋”,这是柳莺在高歌“单身狗”的另类快乐……每一种鸟鸣都那么清晰,那么纯净,仿佛空谷幽兰弥散着的脉脉馨香,又如千年古洞流出的一泓清冽山泉,醉着心,洗着耳,含着情,撩拨得树下的人进入一种超然坦然、物我两忘的至纯至真境界。我不是鸟类专家,所以鸟鸣带给我的都是直观的感觉。那些鸟鸣,清澈而婉转的旋律如《韶》似《武》,飘飘洒洒,幽幽入耳,将我胸中所有与红尘有关的琐事闲愁瞬间滤除干净。那一刻,我心如止水,无波无浪,澄澈碧透,只有一个个跳跃的音符在心灵的原野上如敦煌飞天舒袖曼舞。可以说,我此时的思维是自由的,完全可以胡乱想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但那无绪的诸多念头早已染上了云的洁白、水的纯粹、乡土的淳朴、阳光的明媚,不经意间成为一枚枚硬币,在林间的空地上叮当跳跃、奏响!
 
  林中的鸟很多,似乎只有乡村才是鸟的家园。它们在林中向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只闻其声,不见其形,这就愈加增添了某种神秘感。尽管如此,树下的人还是听得津津有味,如醉如痴。其实,这些歌声是鸟们唱给自己的,它们并没有考虑到人类听懂与否,更没有考虑到人类的好恶。就像鸟的名字,鸟本来无名无姓,人类为了称呼上的方便,便硬在它们美丽的羽毛上涂上标签。人类方便了,鸟却不一定喜欢;鸟儿歌唱,呼朋引伴,引吭高歌,人类却不一定能听懂——所以,听鸟与闻鸣,领悟与懵懂,全凭个人的感悟。这就像植物,有人看中了它的果实可以果腹,而有的人则看中了它的秸秆可以生火。
 
  雨雾初晴是鸟们竞相登场的黄金档期。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泻下一地的斑驳,草地上滚动着晶莹剔透的水珠。就像一场暴风骤雨,嘈杂的鸟鸣突然间纷纷扬扬,铺天盖地地泼泻下来,刹那间便淹没了林间的角角落落!心灵在这一刻跳跃在明丽的欢快里,生命在这一刻陶醉于豪迈的激情里,想象在这一刻翱翔于九天的深邃里!来不及掩耳,辨不清个数,就在猝不及防中,听凭那些清晰、清脆、清澈、清亮的鸟鸣无遮无拦地倾泻下来……近的,响亮;远的,悦耳;高的,粗犷;低的,沉郁;细的,婉约;粗的,豪放!这一曲合唱,堪与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一决伯仲,又与柴可夫斯基的《如歌的行板》不分轩轾!就这样缥缥缈缈,脆脆亮亮,袅袅亭亭,把人引入一片天高云淡、万里澄澈的遐想之中,融化在古老的传说里、如洗的碧空中……
 
  “片石孤峰窥色相,清池皓月照禅心”。在林间听鸟鸣,感受的不仅仅是大自然的律动,休养身心,还可悟得人世间的沧桑轮回。当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共展天人合一的美丽生态画卷时,鸟鸣就成了一种天籁,一杯香醪,一声来自于九天玄女温纯的问候,一句来自于东海仙山真挚的祝福!把酒临风可浇块垒,徜徉林间宜听鸟鸣。人间乐事多矣,沉淀一颗日益浮躁的心、滤除尘世名缰利锁的诱惑、聆听自己灵魂的初始之声时,鸟鸣绝对是一种最廉价的心灵按摩,更是一味绝佳的养心膏丹!
 
  禅心默默林薮静,幽谷清风闻鸟鸣。回到乡土里,在林间盘桓,最想做的事不是观赏风景,而仅仅是——想做一只鸟,怡养身心,歌唱生命,找回人生的真正乐趣!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昌平区老干部大学邀请齐白石曾孙、白

昌平区老干部大学邀请齐白石曾孙、白石后人艺术馆馆长齐景山传授齐派画虾技法

  日前,昌平区老干部大学邀请齐白石曾孙、白石后人艺术馆馆长齐景山,为总校..[详细]

满族嫔妃为何容不下汉人女子?这事竟

满族嫔妃为何容不下汉人女子?这事竟和孝庄有关

在很多清宫戏里,满族的嫔妃非常不待见汉族的嫔妃,就连等级上也有明显的差..[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