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热点图文 > 文化播报 > 列表

运河寻源之卧枕溪流入梦境的辛店

来源: 昌平报     编辑:佳梦     时间: 2019-02-13 09:56:57     预览:
\
  □ 文/张喜梅 摄影/胡熙球
 
  辛店是个有故事的村庄。
 
  《光绪昌平州志》记载:按元史,皇庆二年冬十月辛巳,徙昌平县于新店。
 
  元初昌平县治白浮图城,见宋渤梁公祠碑记,是由白浮图城徙之也。不知何年复自新店徙回,俟考。
 
  由此可知,辛店作为昌平县治所始于元代,至于元仁宗统治时期为何要将县治所迁移到辛店,不得而知。直至明洪武元年(1368年)止,昌平县治所重新被迁回白浮图城,辛店做了五十五年的昌平县县城。
 
  辛店的辉煌,在元代得以集中体现。县城、驿站、驳岸,这些与当下之辛店扯不上任何关系的标签,却真实地存在于历史的某个节点。
 
  驳岸击流水
 
  “我们村1999年前,有一次挖沙,就挖出了不少条石。”村里人说,这些条石的出土地点就在村北头。上世纪九十年代,那里曾是村里的沙石厂,一次作业时,挖沙的工人先是挖出了一块条石,惊喜之余的他们继续挥锨向下,竟又挖出了三四根木桩。“那些木头都是柏木的”“直径大约三十公分吧”“柏木不容易腐烂不是”……七十多岁的金崇宝和李长德相互补充着对方的答话。挖沙挖出条石那会儿,他们二人就在现场,对当时的情景,自是记忆犹新。最初被挖出来时,那些条石还架在木桩上。条石有四五米长、五六十公分宽、二三十公分厚,而如此大小的条石,当时至少出土了有四五块。
 
  这样一起曾上报过文物部门的事情,其中细节应该有据可查。
 
  果然,《昌平史迹要览》一书中关于“辛店驳岸遗址”的记载就有:此遗址位于马池口镇辛店村东北角500米的沙坑中,距地面下3米,1990年7月5日发现了十几块花岗岩条石,仅有很少几块有人工垒砌痕迹,属于河道桥边的驳岸,在条石上有明显的“燕尾槽”用于连接相邻的条石。
 
  追根溯源,作为元大都通往元中都的一处驿站,辛店除了做好官府人员的往来接待工作外,其门额上“昌平县治所”的标签,无疑又给治理者平添了一份担忧。而这种担忧,自然是与元帝王两都巡查时,道路能否畅通息息相关。2000年4月26日,辛店曾出土一通元代石碑,碑文记载了作为辛店驿站修桥的事。碑额篆书“昌平县创建石桥之记”。
 
  来自石桥的信息,证实了几百年前辛店水汹涌的状况——“有一条河道,‘霖潦暴至,则水湍悍益甚’”。雨季时,汹涌的河水影响过往客商的行程事小,延误“大驾时巡”则事大。为此,县尹毕候“募匠佣,揆日之吉,架石为桥”,架起了一座长二十米、宽五米的大桥。
 
  秋去冬来,几百年眨眼即过。往日轻舟荡漾的河水、河水轻击的驳岸早已踪迹全无,留下来的,除了口口相传的水乡记忆,便是所剩无几的残水河道。虽如此,村里人却依旧十分满足地说,以前他们村河道可不少,“全是河道。哧溜哧溜打冰溜子。”金崇宝记忆犹新的,是他小时候冬天出门滑冰玩儿的事。1962年以前,村里的水还很多,多到什么程度呢?“进村就有人欢迎,‘咕儿呱咕儿呱’,蛤蟆多啊”,他直言,村里水多的时候,可以和江南水乡相媲美。村里那么多的河道,自然不可能一一命名,不过,有名有姓的却有四条。
 
  大、小西河在村西头。“那边儿都是些地矸子、酸枣树啥的,还有狼、狐狸什么的。小孩子一般都不敢去。”说话铿锵有力的金崇宝,这样描述着村西头的环境。小西河水窄,“那也得在三十米往上”;大西河水面宽,“五六十米宽”。虽然村西水不少,但这里的地却被视作“赖地”。86岁高龄的梁有根不屑地说:“那里成片长的都是酸枣树。”也许,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好地与赖地的根本区别,只在于能否打下更多的粮食吧。
 
  与大西河相比,小西河离村则要近一些,只是水量与地势却要逊色于大西河,以致“大西河水大的时候,漾出来的水就漫进了小西河”。说到河的深度,接过话头的李长德说,由于水还要往下流,因此并不太深,“大概也就一米见深吧”。
 
  与不招人待见的村西头不同,村东可是一片人人喜欢的沃土。大人喜欢这里的土地,小孩子喜欢这里的河水。对于曾经年少的李长德来说,村东那条季节河似乎给他留下了十分美好的印象。因此,描述得也就更加生动。“那条河宽。宽的地方得有七十多米,最窄处也得有三十米”“拐弯处的水最深,得有两米吧。小时候在那儿洗澡,从大树上跳下去,都可以扎个猛子”……这条缓缓而流的河水,不仅是孩子们嬉戏的天堂,也是下游温榆河不容小觑的补给力量。
 
  东河再往东,还有一条河被称为辛店河。早先,村子里的老人习惯称其“御带河”,后来叫白了,便成了辛店河。辛店河有一段光辉历史,至今村里人仍然津津乐道。以前,地处村东的这两条河本为一条河,只是在过了铁路桥北侧分汊成两股水流。分汊的河水一条称村东河,一条称御带河。御带河上口宽六十米,渐往下则缩至四十米。
 
  辛店水多,泉水与井水自然也不少。李长德说,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前,北庙附近那眼泉“直往上拱水”。丰富的地下水,使得村里的井简直可以用星罗棋布来形容。按全村两百多户一家一口井或几家一口井来算,村里的井少说也得有三十多口。埋藏较浅的水,只需“往下挖六到八米就能见水”。如今,这些水层浅、水质甜的水井虽早已无人问津,但人们却始终不肯抹去对它的美好记忆。
 
  村庄频驻跸
 
  成村于金代的辛店是个很容易让人产生兴趣的地方,皇帝曾在这里驻跸,书院曾在这里设立。而这,无疑增加了其不同寻常的历史厚重感。
 
  《昌平简史》记载:在迁都北京前后,为了赢得北部边境的安宁,明成祖多次亲率大军征讨蒙古各部,居庸关成为出兵与班师的必经之地……永乐十二年成祖亲征瓦剌……征战四个多月后班师,先在宣府休整,七月二十八日冒雨自永安甸(今延庆岔道村)出发,入居庸关后,驻跸新店(今昌平辛店)……
 
  之后,明成祖朱棣又于永乐二十年三月亲征阿鲁台,于九月班师回朝时,“初四‘车驾次新店,命官军以所获虏人口孳畜等物先入京城’”。
 
  明成祖在此驻跸的原因,应该与这里位于居庸关驿路有关。《居庸关》一书记载:明代,蒙古贵族进攻北京的道路,亦即是元帝往来于大都与上都间的道路,有东路和西路之分。东路必进出古北口,西路必进出居庸关。西路出大都健德门(今德胜门)西北行,经双线堡、清河、唐家岭、榆河、双塔、辛店、龙虎台、南口等地,进入居庸关道。
 
  辛店,作为串起驿路的其中一个点,能让皇帝在此驻足也就不足为奇了。有学者认为,在交通尚不发达的古代,出入居庸关的官道曾经几易其道,总的趋势为东移态势。在经历了由原来的阳坊至南口线,到东移后的上念头、下念头、横桥、楼子庄、沙河店新线路后,自然不乏头脑活络者在此开店设铺,以赚取南来北往客商口袋里的银子。
 
  至于为何一个名字会在“新”“辛”二字之间不停跳转,《象形字典》有曰:“辛”是“新”的本字。《释名·释天》中说:辛,新也。物初新者皆收成也。
 
  无论作“辛店”还是“新店”,这个地处交通要道的村庄,无疑都是历史的亲历者与见证者。虽然出征漠北的明成祖频繁驻跸于此,但它的辉煌与繁荣却发生在元朝时期。皇庆二年十月辛已(1313年11月13日),昌平县治所自白浮图城(今城南旧县村)迁至辛店,直至明朝初期重新迁回白浮图城。五十五年中,曾是元大都通往上都必经之道的辛店村身兼数职,交通要道、县城治所、驿站等等,而无论出演哪个角色,它都竭尽所能地贡献着自己的水陆资源。因此,堪比江南水乡的辛店既见证了“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慵懒,也耳闻了“千里驼铃声”的繁华。
 
  书院祀先贤
 
  辛店曾有座谏议书院。由于过去久远,不少村里人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也难怪,几易其址的书院,有时竟连史志也难免混淆,又何况他人呢?
 
  清末,写出《昌平外志》的麻兆庆就曾指出:“《元史》:泰定二年(1325)夏五月丙子,置谏议书院于昌平县,祀唐刘蕡。时县治徙新店者十三年矣。书院之置,当在治新店之昌平县。”如非别处说法有误,自然不会出现纠偏之语。随之,他便引用《刘司户祠纪略》曰:旧通志谓:建祠州西南五里,误以旧县西南作州西南也。
 
  刘蕡何许人也,竟可致当时的地方官府立祠祭祀?史籍记载:刘蕡,字去华,唐代宝历二年进士,善作文,耿介嫉恶,祖籍幽州昌平。纵观刘蕡生活的年代,正是唐朝身处宦官乱政专权之时。为此,痛心疾首的刘蕡洋洋洒洒写下一篇六千余字的策论文——《对贤良方正直言极谏策》,呈给了上任不久的文宗皇帝。他在文中指出“宫闱将变、天下将倾、海内将乱、社稷将危”,希望朝廷“拨乱反正”。无奈皇帝亦是“泥菩萨过江”,焉敢启用刘蕡?皇帝尚且不敢招惹宦官,刘蕡的结局也就可想而知。虽然五十年后,刘蕡被肃清宦官的唐昭宗追封为谏议大夫,但其人其事,却直到元时才开始大受追捧。
 
  元政权在准许昌平县尹宫君琪为刘蕡建起谏议书院后,又于元顺帝时期,批准了“又请行乡饮酒于国学,使民知逊悌,及请褒赠唐刘蕡、宋邵雍以旌道德正直”的请求。几百年后,毛泽东曾用一首七绝颂扬刘蕡:“千载长天起大云,中唐俊伟有刘蕡。孤鸿铩羽悲鸣镝,万马齐喑叫一声。”
 
  曾经首建于辛店的谏议书院虽然早已不复存在,但它的影响却依然深远。
 
  寺庙植唐槐
 
  辛店村中有一关帝庙。关帝庙是一座坐北朝南的三合院。院里有两道门,从第一道偏东处的山门进去后是一座空场。空场北正中位置为第二道门,进门正对着三间大殿,大殿东、西各有一耳房,殿前东侧有一棵柏树,东、西各有三间配殿,配殿靠南处又各有一棵槐树。李长德补充道:“庙外东南一侧还有一口水井。”
 
  除了关帝庙,村南、村北又各有一座寺庙。由于庙里泥塑被毁,这两座庙供奉着哪位神仙,如今村里人已说不清楚。因此,他们便按方位将这两座庙称为北庙、南庙。
 
  北庙为两进院落,按村里人的说法,两门相对、但整体偏东。临着山门,东、西各有三间房,东侧为茶房,西侧为五帝庙,第一进院中偏西为三间大殿,大殿西墙与第二进院落中的西配殿夹角处是一棵合欢树(俗称绒花树),大殿东侧为第二道门;从二门进入,正中的三间大殿两侧各有一个耳房,东、西又各有一配殿;东配殿与正殿东耳房间有一口大钟。金崇宝说:“庙门外正对着山门是一口井,正对着五帝庙的是一道影壁。”
 
  说起南庙,村里人除了对庙里的一棵唐槐记忆深刻外,其它则说法不一。唐槐是一代代人就这么叫下来的,没少在这棵树旁玩耍的李长德称,唐槐直径达一米五六,由于年深日久,树的中间早已被蚀空,“树里又长出一棵小槐树。树粗得有二十公分吧”。
 
  对于坐南朝北的南庙,人们已记忆模糊。不过,从他们小时候见过的遗址看,“庙应该也不小,也得有两层。”说这话时,金崇宝的语气很是肯定。南庙门口左侧,便是那棵年代久远的唐槐;庙门外有道影壁;门外偏西处有口井。至于各殿之间如何布局,几个人争论了半天,也没有争论出结果。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辛店的过去早已被其远远甩在身后。今天的辛店,虽然少了些“鹅鸭河边水映空,渔舟来往暮烟中”的妩媚,但它却以另一种崭新的姿态,屹立在京密引水渠的北岸:静然回望过去,灿然展望未来!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千古一帝秦始皇

千古一帝秦始皇

公元前259~前210 秦始皇是一位伟大的中国皇帝。他在位期间(公元前238..[详细]

学京派刺绣 品京味儿文化

学京派刺绣 品京味儿文化

近日,北京阅读季首批领读者陈芳刚受城北街道团工委邀请,为二街社区及大宅门非..[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