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热点图文 > 文化播报 > 列表

运河寻源之诉说白浮堰源头事的化庄

来源: 昌平报     编辑:佳梦     时间: 2019-06-05 11:11:31     预览:
\
  □ 文/张喜梅  摄影/王立军
 
  化庄村曾经依山傍水,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曾经的村庄早已“化身”为一个现代气息浓厚的社区。
 
  清光绪年间方被载入《昌平州志》的化庄村,初名化家庄。虽然成村时间不长,但因踞于村东的龙山白浮泉名垂青史而备受瞩目。
 
  昔人已去,黄鹤楼犹存。与其说山因堰而名,倒不如说泉成就了山与堰。终归,出自龙山的泉水才是成就这一切之源。
 
  山腰涌泉
 
  “凭虚喷薄泻飞泉,矫矫翔龙出九渊。峭壁危崖愁绝倒,琼珠玉粒讶空悬。风定涧头声细细,雨余谷底水涓涓。怪来爽气清人骨,过客临流思欲仙。”四百多年前,这首描写“燕平八景”之龙泉喷玉的诗文,被崔学履吟咏在自己撰写的《昌平州志》中。
 
  诗中所提到的九渊,便是人们俗称的九龙口或九龙池。虽名九龙,其实只是九个龙口大张的汉白玉雕成的龙头。或许,人们也只是想借此增加“神龙见头不见尾”的神秘感吧。
 
  至于龙口中喷涌的泉水出自哪里,清乾隆年间成书的《日下旧闻考》曰:“山半一洞,尝有人附石而下,初狭渐广,行里许,水声砰渹然,不敢前。洞北麓有潭,深不可测。潭东有泉出乱石间,清湛可濯,为州人游观佳境。”这些出于乱石间的泉水,初时由着自己的性子四处飞溅,有文字记载,直至明朝初年,官府出资在泉眼处筑起九个石刻龙头,泉水方收起往日不羁的脚步,整理队形依龙口而出。
 
  泉水藏于其间的山,便是人们俗称的龙山。龙山又名龙泉山、白浮山、神山等。而山间古洞,明、清时期的《昌平州志》均记载:“龙泉山,在州治东南五里,山之绝巅有敕建都龙王祠,祠之西山腰间一洞……”六百多年前,为解决从通州向大都城漕运物资的难题,元朝著名科学家郭守敬经过实地勘察,开凿了引水工程——白浮堰,打通了千里京杭大运河“最后一公里”运输线。白浮堰所引水源,便是发端于龙泉山之泉。元《国朝文类》卷第三十一有载:“导神山泉以西转,而南会一亩、马眼二泉,绕出瓮山后,汇为七里泺,东入西水门,贯积水潭。又东至月桥,环大内之左,与金水合,南出东水门,又东至于潞阳。南会白河,又南会沽水,入海,凡二百里。”
 
  自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始,泉水呈日渐干涸之势,龙泉喷玉的景致遂不复存在。如今,九龙池畔的竹林、凉亭以及甬道旁的洋槐垂柳,依旧给人以曲径通幽之感,但遗憾的是,池中所蓄水量却让人难以想见其当年深不可测之姿。只有脚下这块当年曾泉流如注的半山腰盆状洼地,与“易地”置入山巅都龙王庙墙中的“龙泉岛”一起作为时间的证人,证实其侧泉水确曾聚而为潭。至于潭水是否“深千尺”,已不可知。有史可稽的,也只是潭水从北沿溢出,形成一片数十丈宽的放射状水面后,一路沿东南奔向东沙河的说词云云。
 
  自称已是老庄家第八九代后人的庄玉华说:“龙潭是个半圆形。九个龙头中间那个最大,两边的八个比较小。山里流过来的水就是从这九个龙口里流出来的。”作为十里八村人信奉的求雨地,名为九龙池的龙潭当然少不了供奉龙王牌位之处,不过,在耄耋老人庄玉华的记忆中,这块凹进墙中四十公分长、二十公分宽的牌位,却因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一场大风而遭损毁。“倒下的大榆树砸倒了南墙,牌位也被砸了。”庄玉华惋惜道。
 
  如今,在南墙倒下的地方,矗立着一座仿元代风格的临山敞亭。悬山筒瓦挑大脊的敞亭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面阔三间,进深一间,亭子临水的正面题有“白浮之泉”匾额;亭子正中的石台上置放着一块石碑,碑身临水一面书写“白浮泉遗址”五个金色大字,面山一面为侯仁之先生撰写、刘炳森先生挥毫的《白浮泉遗址整修记》。亭前不足一米之地有一道石质护栏。护栏下部为高一米五左右、依山而建的砖石混搭围墙,而九个龙头便依次位于围墙底部。由于距池中形成坡面的大小卵石太近,偶有水从龙口流出,也不见喷溅之势。
 
  曾经汩汩而涌的山泉水在丰富着历史的同时,也洇染着人们的记忆。昔日的化庄村,除了四溢的泉水,自十三陵而来的水也会流经此地。村里上了年纪的人都记得:“十三陵下来的水经过的第一村,就是我们村。”不过,他们却并未对此感到欣喜。谈及原因,庄玉华说:“山口下来的水,每年都有灾。”而受灾情影响最明显的,莫过于人们赖以生存的土地,“靠河边的地不行。这些地三年河东,三年河西”。这些今天在河东边,也许明天一场大水就会跑到河西边的土地,着实令人头疼。对于地里刨食的庄稼人来说,这种“朝秦暮楚”的沙土地,除了适合种花生,让其长出类似玉米、小麦这样的庄稼,则定是指望不上的,“只有好地才会长那些”。
 
  山巅筑庙
 
  海拔只有一百余米的龙山虽不算高,但出于其间的水以及筑于山巅的庙却曾令其风光无限。也许这正应了那句“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的古语。建立在封建朝堂层面的白浮堰,使得筑一座与之相呼应的龙王庙成为可能,而耸于龙山之巅的都龙王庙便是这样的一种存在。
 
  沿着山下挂“龙泉禅寺”的展厅北山墙逶迤向西,拾阶而上便可到达都龙王庙。都龙王庙俗称上寺,寺庙坐北朝南,庙前有一堵青砖砌成的照壁;进庙的山门为三座,中门体量大于两侧偏门;从中门进入,迎面便是一座大殿,因是皇家敕建寺庙,因此大殿顶皆用黄色琉璃瓦铺设。不过,因年代久远,眼前的殿顶除了正中十多行色彩鲜艳外,其余瓦色尽皆褪为暗灰。大殿门额高悬一黑底金字匾额,上书“都龙王庙”,门两侧镶嵌一幅木刻楹联,上联写“九江八河天水总汇”,下联写“五湖四海饮水思源”;门前放置一用于焚香的四脚两耳青灰色方鼎;与三间大殿前廊基齐平,呈“凸”字状向前伸出一方形台基,台基尺余高、三米见方、青砖砌底条石包边;台子中间放焚香方鼎,南端左右两侧各有一外方内圆形石柱础;大殿东、西两侧又各有三间配殿,东为财神殿,西为药王殿;两殿与南墙连接处分别为钟、鼓二楼;大殿与院后墙之间是一片空地。空地东北方放置着十多块立于不同时期、置放不同地点的石碑。在岁月的磨蚀下,石碑或碑身残缺、或字迹模糊。幸在有专职研读历史之人,因此,石碑的内容也就被保存下来一些。
 
  关于都龙王庙名字的由来,民间认为,由于龙王很多、且分工不同,居于龙山之巅的龙王负责管理京北所有龙王,因此称“都龙王”。而立于明弘治八年(1495年)的“重建都龙王庙碑记”则言:凡境内遇水旱有求必应,民受其利可谓有功于山川,有裨于社稷,有益于生民,名曰都龙王,良有以也。用“有功于山川、有裨于社稷、有益于生民”来概括“都龙王”之名的名副其实,似乎比冠以其官衔更接地气。或许,这一“点赞”之词,也正契合元朝在白浮堰源头建都龙王庙的初衷吧。
 
  正是这种“言传”,使得一辈辈“靠天吃饭”的人沿袭着祈雨的风俗。生于1939年的马如厚说:“不是有‘大旱不过五月十三’的说法吗?如果从这天起还不见下雨,有的村就会到龙山来求雨。我见过求雨仪式。人们抬着一个半米多高的龙王像,戴着柳条帽,敲锣打鼓的很隆重。一个人扮乌龟、一个扮贝壳,也叫嘎啦,一个扮龙虾——”未及他说完,庄玉华紧着补充:“扮乌龟的背着个筛子,筛子刷成绿色儿。到龙潭那儿把拿着的一个瓶子用红布一裹、五彩线一拴,放到水里。一炷香的工夫,把瓶子拽出来看有多少水。三天之内下雨了,这就要搭台唱戏谢龙王爷。”
 
  唱戏的戏台在龙山脚下,坐南朝北,与都龙王庙遥遥相对。“大概在滨河森林公园我们村南边这块儿,那里有许多很古老的树。戏台的大概位置就在那附近。”79岁的庄德全说,他之所以会记得如此清楚,是因为小时候经常到那儿放驴歇凉的缘故。
 
  确切地讲,将村里人口中的戏台称作戏楼,似乎更为贴切,因为在他们的叙述中,所谓的戏台有顶有盖。戏楼一百五十平方米见方,高五米。台子距地面一米五左右,台上有四根柱子,分前台演出区及后台妆扮区。戏班子除了不能唱《哪吒闹海》之外,其它都可以唱。相传,有一年求雨成功,欣喜的人们请来戏班子在龙王庙前唱戏,台上“闹海”的戏正唱得热闹,突见刚才还晴朗朗的天瞬间乌云密布……以后,人们便再也不敢在庙前演这一出。
 
  山脚建寺
 
  “除了上寺,山下还有一座庙,我们习惯叫下寺。”马如厚朗声道。
 
  清乾隆十七年(1752年)立的《都龙王庙置庙田碑》记载:“吾州东南,去城五里许有山,蔚然深秀,山下有泉,水声潺缓,峰回路转,中有庙,翼然者三,一白衣庵,一龙泉寺,其峰头则都龙王庙焉。”
 
  龙泉寺即村人口中的下寺。从村里人的叙述中可知,龙泉寺坐北朝南,分前、后两殿,前为天王殿,后为菩萨殿。马如厚说,他见过天王殿正中的弥勒佛,不过,那时候的弥勒佛不是端坐殿中,而是跌落在门前的大台阶上。“从大肚中间劈成两半了,里面有一卷经书。”村里的几位老人愤愤道。他们说,这事发生在1948年打龙山的时候,并称“弥勒佛哪儿都有,但这个不一样,这是一个木制结构的”。
 
  像所有庙宇里的天王殿一样,弥勒佛的东、西两侧分列着持国、广目等四大天王,四大天王的脚底又各踩着两个妖怪。村里人像念顺口溜似地说:“四大天王八大怪。大哥琵琶二哥伞,三哥长虫四哥剑。”在他们的记忆中,与弥勒佛同时被毁坏的,还有四大天王,“他们的背部被掏出了一个洞,不知道那里面有什么被抢走了”。马如厚接着说:“弥勒佛的背后还有一个神像。”虽然着急的他一时忘了这是哪位神仙,但依“惯例”,这无疑应是韦陀。
 
  “天王殿的后面还有一殿,叫菩萨殿。殿里有五尊?还是七尊观音菩萨的像。”马如厚迟疑道。大殿正中的菩萨像最大,其他几尊则比较小。他所说的,或许是三十三观音身当中的其中几个化身吧,至于是杨柳观音、龙头观音,还是持经观音、鱼篮观音?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对大殿的规制,他却记得十分清楚,他说:“大殿两边一边儿一耳房。庙当家的住东耳房。”大殿前有一可盛两挑水的大缸,早先是用来栽荷花的;缸下面还有一个六条腿的支架。至于东、西配殿,由于记忆不深,他也就只是提及了一下便略过。“东、西配殿再往外,东半拉是伙房,西半拉是磨房,磨房里有一盘碾子。”小时候跟着母亲下过地的马如厚说,他还曾在那个炕上吃过饭、睡过觉。因此,对这里较熟悉的他说,种地、磨豆腐这些事儿,都是庙里的几个和尚自己干。
 
  庄玉华说,龙泉寺的附近还有一座娘娘庙。娘娘庙坐西朝东,有正殿三间,南、北屋各三间,庙里还有三棵让人记忆深刻的大柏树。可惜的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龙山附近的制药厂发生爆炸,娘娘庙随之荡然无存。而这座消失不见的娘娘庙,便是载入史册的白衣庵。
 
  除了被炸毁的娘娘庙,从这里消失的,还有人们念念不忘的龙山庙会。农历六月十三赶龙山庙会,是人们当时最感兴趣的事情。而这热闹的日子其实从六月十一便开始了。庙会期间,各行买卖人蜂拥而至,卖水果玩具的、卖簸箕布料的……吆喝声、叫卖声此起彼伏。而庙会上最隆重的,莫过于官府人员参加的上香参拜仪式;最热闹的,则是各档花会的节目表演。其中,一睹单腿踩高跷登下寺到上寺108级台阶的惊险,是当时人们翘首以待的事情。
 
  虽然,曾经令无数人骄傲的白浮堰早已隐身历史深处,但与其同时期出现的都龙王庙却依然屹立在龙山之巅,静观可与白浮堰相媲美的“新生代”引水工程——京密引水渠从其眼前款款流过。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北京城为何非正南正北?

北京城为何非正南正北?

  元朝规划的北京城(元大都)中轴线偏离子午线2度十几分,延长线直指元上都。..[详细]

13岁小学生笔耕6年出版4本书

13岁小学生笔耕6年出版4本书

  在我的思维里,有一面奇妙的镜子,我见过的人们,都会给我留下深深的记忆。..[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