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热点图文 > 文化播报 > 列表

运河寻源之镌刻于青史中的景文屯

来源: 昌平报     编辑:佳梦     时间: 2019-06-17 09:53:54     预览:

\

  □ 文/张喜梅  摄影/王立军

  景文屯离白浮堰源头白浮泉不远,跨过村西河上的小桥,西南可到白浮村,向西可到化庄村。村与村之间的距离都不太远,“走不了几步就到”。村子里的人说,村西河再往西,就是从北边十三陵下来的东沙河;村南则是基本沿用了白浮堰故道的京密引水渠。

  《元史》记载:“都水监郭守敬奉诏兴举水利……上自昌平县白浮泉村引神山泉,西折南转,过双塔、榆河、一亩、玉泉诸水,至西水门入都城,南汇为积水潭。”在白浮堰汇聚水源的过程中,景文屯的水是否参与了这次盛会?历史并未细言。不过,景文屯的人却确信,“仅凭白浮泉的水肯定是不行的”,不仅是他们村,周围其它诸水应该都为白浮堰工程做出过贡献。

  西河水·清泉石上流

  早年间,景文屯村西有条从北一直流到南的河。“我们村这条河向南,过姜屯村西北,就流到温榆河去了。”74岁的张品旺不苟言笑,说这话时,他神情严肃、言语肯定。这条流过村西的河是村里唯一的河流,清澈的河水常常引得“小孩子在里面逮鱼摸虾”。比张品旺小五岁的赵礼说,平时西河水没有多大变化,可是一到雨季,上游下来的水就会使西河水暴涨,西河道也就不自觉地变得宽阔不少。

  西河水平时变化不大的原因,大概与其源头水有关。年近古稀的赵礼直言:“河水之所以一年四季不干,是因为河的北边儿有个泉眼。”泉眼一米见方、尺把深、沙子底,“泉水清冽甘甜”。地处村西北角的泉眼周边绿树成荫,环境清幽。说到环境清幽,村里人连说话的语气都透着骄傲:“我们村西边、北边那都是树!”这些杨、柳树聚集在河岸两侧,形成了一片片枝繁叶茂、绿意葱茏的小树林。年少时常在河边玩耍的赵礼说,村北虽然少河,但却有不少鸟,“胡不拉、鹂鸠儿、布谷……那鸟可多了”。每到春暖花开时节,林间布谷啼叫,黄莺鸣唱,上下翻飞的燕雀掠过水面、穿过林梢;咕咕作响的泉水隐于林下,穿梭于卵石、水草之间。不经意间,竟然勾勒出一幅“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写意图。

  清亮的泉水汩汩溢出,随地势高低一路起伏向南,形成一条窄处三四米、宽处十余米的河流。曾经在河里摸过鱼、水里逮过虾的赵礼仍然记得,当时,河上面还架有石桥。“三块条石。每块都有二三尺宽、三四米长。”赵礼边说边用手比划着条石的长短。在河上搭桥,除了因为庄户人与他们侍弄的庄稼地被河水分隔在了河两岸的缘故,另外也与村里人要到河对岸的白浮村走亲访友买东西有关。“我们村的庄稼地都在河西,村南也有,种地就得迈过河去。”赵礼笑呵呵地说。由于多为沙土地,人们便在地里种些花生、西瓜之类的作物。庄稼人始终相信“人勤地不懒”这一“至理名言”,因此,只要有时间,他们就会跨过河往地里跑。河上的两座桥,一座架在村西北,一座搭在村西南。这样,大大节省了庄户人下地的时间。

  村里人说,虽说河不算多,但分布在村里的井却有不少。张品旺说:“光老井就有二十多口。”丰富的地下水,自然使得村里人挖井较别的地方容易一些,“井水很浅,往下挖个五六米就能见水”。有了水,庄稼人的腰杆儿也变得硬起来,种的地也越来越多。村里庄稼地最多的时候,竟然达到了两千多亩。上世纪五十年代,人们在村西南建起了一座水库,他们将南下的西河水截留下来“服务”庄稼。“村南有一片低洼地,我们在那里种了五百多亩水稻。”张品旺语气和缓地说着。

  如今,紧挨村西的这条河流早已成为滨河森林公园的一部分,但村里的老人一旦聚在一起,仍旧会说起这条承载着他们年少记忆的河流,以及流淌在河中的年少时光。

  济阳卫·终年出塞人

  景文屯这一名字的与众不同,或许源于它历史底蕴的深厚。虽然鲜少有人知晓村名得来之缘由,但村里却几乎人人皆知,村子曾用过“济阳卫”这一名字。

  “村子南边以前还有个门,上面好像就写着济阳卫。”对消失很久的门楼,赵礼已记不清太多细节,但他的说法却在《昌平文史资料》中得以佐证:“老人都还记得,昌平城东南六里的景文屯村又叫济阳卫。抗战前该村还有一座高大的庄门牌楼,牌楼上就镌刻着‘济阳卫’三个大字。”

  关于济阳卫,《昌平简史》曰:“明朝建立之后最初定都南京,徐达攻入北京之后,元朝官吏和士兵大多北逃,北京几乎成为一座空城。为加强北京的军事防务,明政府迁移大量人口在此屯戍。”屯戍的主要目的即为“战时防御,闲时农耕”。在明朝最初建立的19个军屯之中,“济阳卫三:坊市社一、白浮社二”。

  卫是卫指挥使司的简称,下设千户所及百户所。于明洪武元年所立的军卫法,分屯设兵,控扼要害﹐一郡(府)者设所﹐连郡(府)者设卫。

  如若不是青史留痕,人们断不会想到,百余年后,济阳卫出现在《隆庆昌平州志》时,竟又摇身变成了鲜少人知的“乃延屯”(乃延屯:在州治东七里已上,系济阳卫军屯)。如今,再次更名为景文屯的村庄,在新农村建设的征程中,早已旧貌换新颜。昔日的村庄早已湮没在长势茂盛的绿草丛中,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拔地而起的新型住宅楼。

  缘此,若想找寻济阳卫的踪迹,似乎并非易事。就在皱眉之际,喜欢寻古探幽的张建明一句“现在庙里的房梁上还刻着‘济阳卫’三个字呢”,让人顿生柳暗花明之感。

  能够证实这片土地上曾经屹立着济阳卫的关帝庙还在,只是找寻起来不太容易。一次次寻路而不见的无奈,让头顶烈日的寻访者渐失最初的兴趣与耐心。“再试试从这里进去。”走在队伍头里的景文屯人张建明,似乎并不甘心就这样无功而返……终于,凭借着露出草丛的那一蓬树冠,生于斯、长于斯的他将一众人等领进了关帝庙。

  岁月的风侵雨蚀,早已使得关帝庙残破不堪。虽然当初的风光不再,但说起它的过去,村里人依旧欣欣然喜形于色。拉近相机镜头,便可清晰地看到房梁上写着“京兆昌平县济阳卫屯合村人等重修”字样,落款为“民国十年岁次辛酉桃月十二日建立”。

  关帝庙·青莲喻法微

  “我们家以前就住在这棵大槐树下。”满头大汗的张建明笑言。历经沧桑的大槐树如今依然枝繁叶茂,但它身后的关帝庙却已面目全非,全然没有了昨日的模样。

  关帝庙位于村东北角,现仅存前殿和东配殿。前殿面阔三间,进深一间,门窗尽失的大殿犹如一位风烛残年的老者;东配殿面阔三间,进深一间,亦如前殿般风雨飘摇。

  说到它的过去,出生于1949年的赵礼说,坐北朝南的关帝庙是村里规模最大的一座庙,分前、后两进院。在山门前的东西两侧,各长着一棵槐树。二者唯一的区别便是一棵粗、一棵细,粗的需要三个成人才能抱得过来,细的也有两成人抱。山门为门楼设计,门前有几级台阶。拾级而上,迎门便是一堵影壁墙,转过影壁便是坐北朝南的三间大殿;大殿东西两侧各有一间耳房。赵礼记得:“前殿供奉的是弥勒佛。”第二进院落中,同样有三间正殿及东、西耳房,除此外,正殿南边还有东、西配殿;大殿正中供奉着关公。不过,这一说法与《昌平史迹概览》的记载稍有出入。《昌平史迹概览》记载:“前殿供奉关公,后殿供奉菩萨三尊。”

  关帝庙外,紧挨着庙的西北角,有一棵三米左右高、树叶奇特的古树。树虽不太粗壮,但村里人却说:“即便同时爬上去五六个人,那树也不会折。”树上的叶子条状细长,为两两对生。“就像扇子似的。”赵礼边画边说。春天,树上会开出小白花;待结果后,可见果实外形为鸡蛋般大小的青核桃状,打开,里面为黑色籽粒。他说,这种全村只有一棵的树,被称为“槟榔树”。虽说槟榔树为热带植物,但村里人却坚称,他们村这棵长在庙外西北角、老井台边上的树“就叫槟榔树”。

  除了关帝庙,村里还有东庙、南庙、北庙等大大小小的庙宇。虽然庙不少,但以前的村子却不大。

  赵礼说,他们村原来只有南北向一条街,村中房屋就以街为界分布在东西两侧,村里人家也大多按姓氏划片居住。村南赵姓人家多,村北张姓人家多,村东徐、李、蔡姓人家多,村西则丁、门两姓人家多。以前,村子最南边还有一门。出门往南,是一座坐南朝北的庙,村里人称南庙。南庙不大,也就一大间南屋。至于里面供奉着哪位神仙,村里人也不太清楚,只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前后,离这儿不远的住户,家里若有人故去,会到这里“报庙”。

  从南门外往村里返,往北走二三十米远,正对门的位置又有一座庙。这座庙建筑上很有特色。赵礼说,这是两间南北长、东西短的寺庙,居北一间房的墙高正常,南侧一间的东西墙高却只有正常墙高的一半,至于为什么,他就说不清楚了。而更令人诧异的是,村里人习惯称这座庙为“阎王庙”。

  “它和东庙一样,也是村里人报庙用的。”赵礼话语中带出来的东庙位于村东,是一座坐北朝南、一大间房的庙。

  远去的岁月,在留下不少宝贵资源的同时,也留下了不少待解的谜团。曾经的军屯,已在历史的变迁中改变了模样。屯田的军士,出征的战士,在历史前进的号角中,渐渐模糊了当初的身影。及至后来,连居于这里的人也说不清谁是先来者,谁是后到者。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在社会化大发展的进程中,谁不是社会建设的参与者,谁又不是建设成果的分享者?

  采风随笔

  景文屯北庙西河

  □ 撰文/李富厚

  从前,景文屯的几座庙中,北庙最大。村南和村东各有一大间办白事报庙的五道庙,因神像面目狰狞,又称阎王庙、小鬼庙。村西有小河、东沙河、龙山河。

  景文屯搬迁之前,张建明家住在北庙附近,熟悉庙里情况。他引导我们穿过茂密的庄稼地,在村头找到了北庙。北庙即关帝庙,俗称老爷庙,建于道光二十五年。其坐北朝南,四合院结构,山门内曾砌有影壁,两棵国槐东粗西细,俱虬枝盘曲。前殿面阔三间,结构为“明三暗九”,即面阔三间,进深三间,可看作九间房;山花墙带耳房两间。殿内供奉弥勒佛,旁列四大天王。前殿脊檩方木上书写着建造人及年代,东侧写“京兆昌平县济阳卫屯合村人等重修”;西侧书“民国十年岁次辛酉桃月十二日建立”(1921年农历三月)。东、西山墙内遗有两幅壁画,为小学校使用时期所作。前殿有三处不同凡响。其一,前后山墙的四块博凤头砖雕上两面各有一字,八个字合起来为“道光修造二十五年”。其二,两根明柱上端嵌入木雕龙头,惜已残破。其三,后墙窗户下原来嵌有四个凸出墙面的砖雕花盆,被人抠下不知所踪。后殿面阔三间,供奉关羽,今无存。两厢原有配殿各三间,东配殿面阔三间,后檐墙坍塌,亟待大修;西配殿无存。院中有一柏两槐郁郁葱葱。后殿西耳房西边原有一口水井,井边曾嵌入“井泉龙王”砖雕一块。井旁那棵三米多高的槟榔树,早已无影无踪。

  景文屯人傍水而居。村西有一条从北向南流的小河,河上有座由三块条石架成的小桥。河水清澈见底,畅游着小鱼小虾小螃蟹;河边杨柳婆娑,黄鸟、鹂鸟栖息枝头;岸边芦苇丛生,青蛙声声入耳。小河西边即为东沙河,上游便是十三陵盆地的河水及雨水,常年水流不断。东沙河西边即是龙山河,前身为著名的白浮堰源头——九龙口泉水。白浮堰在引水注泊110年后,因朱棣担心从陵域内向西逆行引水破坏风水,便不再疏浚白浮堰。日久年深,白浮堰河道淤塞,滔滔的山泉水便沿着龙山东麓向南流,时称龙山河。雨季里洪水连波,村西小河、东沙河与龙山河竟然连在一起,滔滔水流,哗哗声响。平日里五十多米宽的河面陡然宽出去五六百米,三河并流蔚为壮观。

  正月十五,人们要过灯节。家家门口挂起纱灯,五颜六色的灯罩上有人物花鸟画,有谜语,很是热闹。此俗流传已久,常有外村人来欣赏灯会。

  村里耕地为沙质土壤,适合种植耐干旱的高粱、玉米、花生及西瓜。兴修水库之后,人们才开始种水稻。农闲时,有手艺的人发挥一技之长,编筛子出售或给人锥鞋,挣点钱补贴家用。

  前几年,景文屯人迁进了新居。唯有关帝庙留守在村北,向人们讲述着曾经厚重的历史。1958年以来,东沙河上游修建了十三陵水库,东沙河成为季节河;多少年来,干旱少雨致使水位下降,村西小河及龙山河断流。三河并流的壮观景象成为人们美好的回忆。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区文化委举办2018年 “新时代新担当

区文化委举办2018年 “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百姓宣讲团报告会

“为把我们的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苦一点累一点又能算什么……”“作为一名..[详细]

崔村中学举办“不忘初心崔中梦、艺韵

崔村中学举办“不忘初心崔中梦、艺韵书香文化情”第三届校园文化节

  日前,崔村中学举办不忘初心崔中梦、艺韵书香文化情第三届校园文化节,师生..[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