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期刊精选 > 快乐人生 > 列表

苦乐童年之:钉榆树皮

来源: 网络     编辑:栗子     时间: 2018-06-30 13:03:30     预览:
  在我的童年时代,农村人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顿白面,更别说大米了,那时吃得最多的就是玉米、高粱和小米。尽管都是粗粮,那也挺紧张的。
  
  细粮少,人们就在粗粮上打主意,就琢磨出了一套粗粮细作的办法,一是压饸饹,二是擀条子,再就是烙盒子。把玉米或高粱放在温水里泡一泡,晾干后再到碾子上碾成细箩面(筛面的箩分糙箩和细箩两种),就可以粗粮细作了。
  
  粗粮细作离不开榆皮面儿。榆皮面儿主要来源于榆树的树干与外皮之间那层白色的内皮。把这种内皮晾干后碾成面,就是榆皮面儿。榆皮面儿黏黏的,放在细箩面里,就起到了粘合的作用。不管是压饸饹、擀条子还是烙盒子,都非常筋道,吃起来更有另一番味道。眼下的好多饭馆,都有这几道吃食,很受食客欢迎。
  
  粗粮细作离不开榆皮面儿,榆皮面儿又离不开钉榆树皮。
  
  每年一入冬,村里就有人锯树,为来年春天盖房做准备,树当然都是榆树。那时候,村里不管哪家锯榆树,谁都可以去钉树皮,都不用跟主家打招呼,拿起斧头或锤子就钉。况且,为了不让树干长虫子,锯下的树干必须在上冻之前把树皮钉下来。大人是没有时间钉榆树皮的,这种活儿,基本就落在了我们这些孩子身上。
  
  拿上斧头或是锤子,挎上箕子,十多个甚至更多的孩子往一根根放倒的树干上一骑,双手抡起斧头或锤子,叮叮当当就钉了起来。不管是斧头或是锤子,都是供大人用的,到了我们这些十一二岁的孩子手里,重量的感觉可想而知。再有,榆树的皮是相当结实的,要想让树皮与树干分离,是要钉好半天的。这个季节,我们早就穿上棉裤棉袄了,什么都不干还不觉得热,等叮叮当当地钉了一会儿,浑身就开始冒汗了。只是两只手会被冻得冰凉,再加上不断的震动,手腕子、虎口和每根手指的关节都是又酸又疼。而最能让手指疼的环节,是揭树皮。终于把树皮钉得松动了,就用斧头的刃面把树皮撬开一条缝,然后就用手使劲往下揭。天凉,榆树皮的内皮又是滑溜溜的,不使劲攥就攥不住,也就揭不下来。为此,每揭下一条树皮,都要费好大的力气……就这样,当我们把一个个树干变成了白晃晃、赤裸裸的房柁或檩条时,我们每个人家里就都有了好多的榆树皮。而我们的双手,差不多都被震得裂开不同程度的口子。胳膊酸疼酸疼的,没有十天八天的缓不过来。
  
  把榆树皮弄回家,距离榆皮面儿也还差好几道工序。一是得从外皮上把内皮揭下来,外皮又厚又硬,内皮却跟饺子皮似的薄薄一层儿。刚钉下来的榆树皮的内皮还粘乎乎的,必须放在背阳光的地方风干两三天才能往下揭内皮。这个活儿不但需要耐心,更需要细心。揭得好,内皮是成片儿的,且外皮上一点儿不剩。揭不好,就成了一条一缕的,外皮上还沾着不少。
  
  每天放学后,草草做完作业,就赶紧揭内皮。先用削铅笔的小刀剔开一个茬儿,再用手往下揭。大人揭着都费劲,我们小孩子就更费劲了,半天也揭不下来多少。大人从生产队干活回来先做饭,吃完饭后,我们还得跟着大人一起揭内皮。这活儿一晚上两晚上是干不完的,得干个十天半月的。
  
  内皮都揭下来后,就放在太阳底下晒,什么时候晒得干成了一卷儿一卷儿,就该上碾子碾了。这个活儿我们单独干不了,得需要大人参与。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上一篇: 推婴儿车的女人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提笔忘字”其实不必担忧

“提笔忘字”其实不必担忧

  完全不必为现在的大学生不会写字而忧心忡忡,正如百年前不必为写不好毛笔字..[详细]

和优秀的人相比,你的差距究竟在哪里

和优秀的人相比,你的差距究竟在哪里?

  01  刷朋友圈时,看到好友菲菲手持心理学证书的照片,配文字300多个日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