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期刊精选 > 快乐人生 > 列表

一碗凉粉

来源: 网络     编辑:栗子     时间: 2018-07-21 11:48:50     预览:
  夏日里滞闷燥热,人的胃口也不好了。这时候,就分外想念一种叫凉粉的食物,滑滑的,凉凉的,酸酸的,香香的,真是人间美味。
 
  很多情况下,人间美味并不是多高级复杂的,而是来自民间的最质朴的食物。那是味蕾上的一种美妙记忆,光阴之下、人间万象里磨出的一段清凉时光。
 
  午后的村庄是寂静的,蝉在树上依旧欢快地鸣唱,听起来却总有些寂寞。长长的胡同里空落落的。胡同口的青绿大树,浓郁郁,一大片树荫落下一场清凉凉的期待。
 
  期待什么呢?大人们在屋里午睡,我们小孩子躺在床上闭着眼却睡不着,支着耳朵听胡同里的动静呢。“凉粉……凉粉……”卖凉粉的梁伯伯终于来了,他沙哑浑厚的吆喝声在幽寂的胡同里响起,在我们听来那简直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
 
  一咕噜爬起来,手里紧紧攥着早已准备好的钱,欢喜地跑出院门。梁伯伯已经在胡同口的树荫下摆好了凉粉摊了。凉粉摊很简单。梁伯伯是邻村人,他就挑着个扁担,一头放凉粉,一头放碗筷、蒜汁、醋、香油。梁伯伯是个慈善的人,我们都喜欢他。他的身边围了一群孩子,闹哄哄的,他总是好脾气地说:“好孩子,不急不急,都有份。”
 
  我们挤过去,看见如玉一样晶莹莹的一大块凉粉,急切切地嚷嚷着:“来一碗凉粉!来一碗凉粉!”这时的梁伯伯总会抬起头,笑眯眯地答应着:“好嘞!好嘞!”他像我们的亲人,任何一个孩子在他面前都不会受到怠慢。
 
  也有馋嘴的大人来买凉粉,却不在大树下吃。我们小孩子是绝对要凑这个热闹的,一个个端着白瓷碗,欢快地吸溜着玉凉粉,开心极了,像是在参加一个盛大的宴会。在寂寥乏味的村庄里,这样一个凉粉宴就像一位不苟言笑的长辈突然笑了一样,令人快乐并热切地期待。
 
  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梁伯伯在一个雨天摔到了沟里,腿受了重伤,再也没有来过我们村庄。
 
  小孩子们热切地期盼、失望、哭闹,几个大人也终于耐不住,拎着几样东西去邻村看望梁伯伯。
 
  大人们回来后,我们又有了凉粉吃。原来大人们从梁伯伯那里学会了手艺。他们说,梁师傅真是个好人,一定要教给他们做凉粉。他们本来只是看看梁师傅啥时候能再来卖凉粉,不想学,这不是抢人饭碗吗?
 
  没多久,村庄里几乎家家都学会了做凉粉。小孩子们再也不用支棱着耳朵听胡同里的吆喝声,可以美美地睡一个午觉,然后一觉醒来,堂屋的饭桌上已经摆着酸香凉滑的凉粉了。
 
  悠长的胡同更加寂静了,不过很快又热闹了起来。不知道哪个孩子最先起了头,把凉粉端到胡同口的大树下吃,说是只有在那里吃,才能吃出凉粉的真正味道。我们紧跟着也都去了大树荫下,欢欢喜喜地扒拉着玉似的凉粉,心里面却掠过梁伯伯笑眯眯的样子。
 
  梁伯伯的腿早好了,听说他去外地卖凉粉了。很多年过去,我们再也不曾见过他。
 
  直到有一年夏天,我到朋友读书的城市去玩,在路边树荫下休息的时候,一回头竟看到了梁伯伯。他老了,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他笑眯眯的和善模样,我永远都记得。他还在卖凉粉,不挑担子了,骑着三轮车。
 
  “梁伯伯,来一碗凉粉!来一碗凉粉!”我用浓重的方言向他急切切嚷起来。梁伯伯先是一愣,然后哈哈笑起来。他认出我来了。他说:“丫头,你们长大了,我一直记得你们那群孩子。我年轻时做过错事,很多人都瞧不起我。我出去学了做凉粉的手艺,到过不少村庄,只有你们最热情,不计较我的过去,让我渐渐有了活着的自信。”
 
  我终于明白当年梁伯伯执意教大人们做凉粉的原因了,他不怕抢饭碗,只怕这份情意不能偿还。
 
  “来一碗凉粉!来一碗凉粉!”从小孩子们热切切的嚷嚷声里,梁伯伯看到了自己的被需要和被尊重。胡同口的青绿大树荫下,于我们小孩来说,不过是一段快乐的时光;于梁伯伯来说,也许是人生希望的开始。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让我们拥抱快乐

让我们拥抱快乐

  快乐二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上帝是公平的,不会把所有的幸福倾注一个..[详细]

做朋友 也要有分寸感

做朋友 也要有分寸感

  所谓的分寸感,是对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把握,是对彼此差距的认知,也是一种相..[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