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期刊精选 > 快乐人生 > 列表

故乡的苦苦菜

来源: 网络     编辑:栗子     时间: 2018-07-31 16:57:28     预览:
  我的故乡地处黄土高原西界,那里的水土、苦苦菜等,养育了祖祖辈辈的故乡人。
 
  早春二三月间,天刚一变暖,下一场透雨,田垄地头、野地里,苦苦菜就开始冒头了,悄悄地抽叶猛长,只需几天的工夫,就有小孩巴掌那么大了。经过天地精心孕育的苦苦菜,窜出地面,来到人间,让乡亲们眼睛发亮,口舌生津。吃苦苦菜的最佳时节到了。
 
  春天挑苦苦菜,主要是各家妇人、娃娃们的事情,只见他们胳膊上挎个笼子,笼子里放着小铲,相互招呼着就出门了。故乡的苦苦菜分为两种,麻苦苦菜和甜苦苦菜。两种都能吃,但是麻苦苦菜叶子泛青,还有一层“白绒”,吃起来口感不好,有点发涩。所以有的人不吃麻苦苦菜。而多数人家里两种都吃,可以混着挑到笼子里。
 
  小孩们跟着大人出去挑菜,只需三四次,就学会了区分常见的野草和野菜。西北农村的娃娃都是这么长大的,生活的苦难让他们早早就挎上笼子、背着背篼,在沟沟坎坎中行走,苍耳、柴棍勾挂在他们裤腿的破洞沿上……
 
  我也时常左手提着笼子、右手拿着小铲子去挑苦苦菜。菜根断处,渗出奶白的汁液糊在手上,慢慢变成了浅褐色。我也顾不得这么多,眼睛里只找长得大的苦苦菜。有挑菜经验的人,一般会找低洼或潮湿的地方。母亲在古城子边上的低洼地找到了一大片苦苦菜。我们姊妹几个人就分头挑,小铁铲快速起落,麻利地拣拾,不一会儿工夫就挑满了笼子。把菜再压瓷实,上面继续加放,到了笼畔处,留下胳膊粗的空隙,就挎着回家,路上还要换几次胳膊。
 
  回家的路上,大人、娃娃才有工夫打量自己的手,尤其是左手,早成了黑褐色。他们相互开着玩笑,打趣说:“看你那个手,黑的跟个猪爪子一样!”对方立即回过去:“还说我呢,看看你那手,黑的像锅底一样!”凡是跟黑有关的联想物,都能在这时候听到,比如:掏了谁家的灶灰,扒了谁家的烟洞眼,钻了谁家的炕眼门等等,惹得一帮大人、小孩哈哈大笑,笑声回荡在早春的田间小路上。
 
  回到家里,我们把苦苦菜倒成一堆,一个一个地捡,剔除柴草枯叶,根太长的还要掐去一截,等捡完了,拉动风匣,烧一锅开水,把苦苦菜“噗挲”一下,放进锅里,搅动,上下翻个,大约六七分熟,便捞出来,投入凉水盆中泡着,稍等会儿换一次水,让菜凉透。这时的苦苦菜,叶片深绿,根须清白。绿白之间,赏心悦目,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捞出一些,把水攥干净,切好后放盐、醋、蒜泥和香油等,能吃辣的,放一两勺油泼辣子搅拌均匀,最后装盘,呈窝头形状,用干抹布擦净盘沿,就可以端上桌了。吃时,一口面,一筷头苦苦菜,苦苦的,流溢清香;吃罢,甜甜的,回味悠长。
 
  苦苦菜还是救命菜。过去,春天是闹饥荒的季节,多少人等着野菜长出地面,做菜粥、菜沫糊救荒。瓜菜半年粮,就从苦苦菜开始了。“低标准”时,从食堂打回来的沫糊,稀汤寡水的,大奶没能熬过那段岁月,终于咽了气。我猜想,大奶肯定是冬天走的。那时候的苦苦菜还在白雪的被子下,听着呼啸的北风,做着来年的好梦,还不会披绿挂甲,冒出地面,拯救饿得昏迷的大奶,还有更多满身浮肿、饥肠辘辘的人。
 
  苦苦菜还是一味中草药,可清热解毒、消炎败火、明目和胃等。小时候,跟着爷爷去有科爷家串门,见到有科爷用一个白色瓷杯子泡着苦苦菜,汤汁是淡淡的绿色,说喝点正好败败火。前些年,舅舅还在闫崾岘住的时候,时不时犯肠炎,不知是谁开的偏方,让挑些嫩苦苦菜拌着吃,别间断,最后竟然把肠炎根除了。
 
  苦苦菜,还给猪送来了美食。我们挑回来的苦苦菜,捡干净了,一部分在木墩上切细了,倒在猪食槽里,上面撒上一碗麸糠、黑面或玉米面,用开水或把洗锅水烧滚了,烫一下麸面,搅拌均匀。热气腾腾的猪食散发着麸面的香甜,混合着苦苦菜的草香,猪很喜欢吃。晒干后的苦苦菜也可当猪饲料。挑上好几天的苦苦菜、灰苕和苦紫蔓等,在场院里摊开一大片,用木叉抖得薄厚均匀,晾晒干透后,用连枷打成细碎,捡去长根硬结和大砂砾,用麻袋装起备用。那些年,很多人家的场院里都在打饲料。故乡一片月,万户连枷声,打碎了村庄的宁静。
 
  苦苦菜,也是鸡的美食。有一年,母亲在一块厚木板上切着苦苦菜,里面夹杂着黄黄菜,边切边撒到地上让鸡吃。有一只小鸡胆大鲁莽,扇着膀子扑到木板上抢吃黄黄菜花儿,结果母亲不小心,一刀下去切了那只鸡娃的嘴尖尖。父亲给它做了喙部缝合手术,但总是啄食不得力,妈妈只得给它拌麸子吃。不久以后,它明显比其它鸡小了一圈。
 
  “嚼得菜根,百事可做。”故乡人每年都会采食苦苦菜和其它野菜,他们的乐观、自信和坚韧品格,或许都来自菜根。故乡是菜根,我漂泊在异乡,是菜叶。每年春天,我都会想起故乡的苦苦菜,它白色的奶汁,一直喂养着我的记忆,让我不敢忘记生活的艰辛与苦难,如同我不敢忘记它的名字和故乡的人。
 
  前些天,我给弟弟打电话,他说他在老家,还说母亲做的臊子面拌的是苦苦菜。弟弟无心的一句话,勾起的却是我无尽的乡愁……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做朋友 也要有分寸感

做朋友 也要有分寸感

  所谓的分寸感,是对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把握,是对彼此差距的认知,也是一种相..[详细]

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差距就是价值观

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差距就是价值观

  1  小说《离歌》的结尾,毛北终于卖掉了父母留给他最后的一套房产,还了..[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