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期刊精选 > 快乐人生 > 列表

谁抓走了我家的鸡 ——苦乐童年系列之七十二

来源: 昌平报     编辑:佳梦     时间: 2018-08-17 14:37:25     预览:
  □ 辛立华
 
  那一年的暑假期间,大白天的,我家的鸡就丢了一只。几天后,也是大白天的,狗剩儿家的鸡也丢了一只。又过了几天后,伏天儿家的鸡也丢了一只。那个时候,村民养鸡都是散养。一家一户的鸡,十只八只的,白天就在自家门口的河边、草坪中,或是吃草籽儿,或是逮蚂蚱一类的活食。到了晚上,就都主动地各回各的家,绝对走不错门儿。这大白天的,怎么就会丢鸡呢?
 
  有人在村外河边的草丛中发现了一堆儿一堆儿的鸡毛和碎骨头,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给吃了。有人说是不是让黄鼠狼给吃了?可黄鼠狼一般很少偷鸡吃,除非到了冬天下大雪的时候,才到农家偷鸡吃,而且是在深夜。白天,黄鼠狼根本不出来。到底是谁吃了自家的鸡呢?我们决定逮住这个偷鸡吃的坏蛋。
 
  我们拿上弹弓,带足子弹,悄悄地埋伏在了发现好多鸡毛和碎骨头周围的蒿草中,守株待兔般地等着那个神秘的偷鸡贼。蒿草中的蚊子太多了,不一会儿,我们每个人就都被蚊子叮咬了好几处,又痒又疼。更让我们沮丧的是,一连三天,我们也没有发现那个偷鸡贼。而更让人琢磨不透的是,这几天也没有听说谁家再丢鸡。
 
  为了彻底消除隐患,我们决定继续跟踪追击。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五天下午,我们终于等到了那个可恨的偷鸡贼。让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偷鸡贼竟然是一只猫。而让我们更加吃惊的是,这只黄褐色的猫腿长、耳朵大,体重起码得有十几斤。因此,叼起一只三四斤重的鸡,对它来讲毫不费力。它把死鸡放下后,就开始吃了起来。望着津津有味地吃着鸡的猫,我们竟没有了恨意,反而觉得它就是猫中之王。
 
  此时的我们完全忘记了我们的目的,就那么痴呆呆地看着距离我们十米远处这只体型硕大的猫。看着看着,我猛地想起了我们的目的,便轻声对伏天儿他们说:“打吧。打。”我们几乎是同时从蒿草中站了起来,一齐将子弹射向那只硕大的猫。遗憾的是,我们谁也没有打中它。
 
  回到村子时,我们才知道柳三儿家的一只鸡又没了。我们把情况对柳三儿的爷爷一说,柳爷爷当即就说,那不是猫,是“野狸子”,并告诉我们说,“野狸子”相当狡猾、凶猛,连狗都很难对付它。而要想捉住或打死“野狸子”是很难的,只有到了冬天下大雪的时候才有希望。
 
  为了避免“野狸子”再来偷鸡吃,各家各户只好将鸡圈在了院子里。而我们,则在盼望着冬天快点到来。
 
  冬天终于到了,春节前的一场大雪将至之前,柳爷爷把准备好的一个长有一米,高有三十公分的长方形的木头匣子拿了出来。匣子的一头是铁篦子封死的,紧紧地贴在用砖头垒成的鸡窝的窗户上,另一头能看到鸡窝里的鸡。而后,柳爷爷就用麦秸将木头匣子隐藏了起来,只留出了能从木头匣子看到鸡窝里面的鸡的另一头洞口。柳爷爷说,只要“野狸子”从这个洞口钻进去抓鸡,就会踩上里面的机关,就会被死死地关在匣子里面。现在,就等着下大雪活捉“野狸子”了。
 
  第二天,一场大雪就下了起来。大雪过后的第三天早上,柳三儿兴冲冲地找到了我,说他爷爷把“野狸子”抓住已经给打死了,让我们去看。我和柳三儿来到他家,看到伏天儿、狗剩儿等都已经都到了。柳爷爷指着“野狸子”的尸体,笑呵呵地对我们说:“肉给你们炖了吃,而我可以用它的皮做一个上等的帽子。”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上一篇: 笔墨风韵描绘乡村景致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一碗面的故事

一碗面的故事

  有一个故事说:有一天,有人问一位老先生,太阳和月亮哪个比较重要。那位老..[详细]

千古沟通难题:当女友说“别理我”时

千古沟通难题:当女友说“别理我”时到底应不应该理?

  在两性关系中,很多争吵和误解大都源于沟通不顺畅。男女在言语交流中很容易..[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