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期刊精选 > 快乐人生 > 列表

怀念母亲做的炒汤圆

来源: 昌平报     编辑:佳梦     时间: 2018-09-10 18:16:13     预览:
  □ 陈筱静
 
  前几日亲朋小聚,席间上了一道点心,老乡尝了尝,大呼小叫:“这不是小时候吃过的‘炒汤圆’吗?就是味道不地道。”我也赶紧咬了一口,满嘴油腻,烂烂乎乎,比起母亲做的差远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常常回味母亲做的“炒汤圆”,炒汤圆里蕴藏着浓浓的情,深深的爱。
 
  小时候,家里种了不少糯米稻。每年腊月,母亲都会用自行车驮上十几斤糯米去磨坊加工成粉,除去过年吃的汤圆所用,还会剩下不少,母亲便会制作各种吃食。这其中,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炒汤圆”了。
 
  记得每当母亲宣布“炒汤圆”时,儿时的我总是一蹦三尺高。母亲用盆装上糯米粉,让我一点一点加入热水,她则用筷子将米粉搅成絮状,然后揉捏成大团,揪成一个个小剂子,搓成汤圆。“炒汤圆”最重要的步骤在于“炒”,炒的要点是“快”,这一步不到位,“炒汤圆”则不美味。
 
  那是读小学时的一天,我放学进了家门就吵嚷着要吃“炒汤圆”。母亲正躺在床上,脸色有些坨红,看上去有气无力。她说:“好,妈去做。”我刚想问她怎么啦?母亲却下床取面粉了。
 
  准备工作完毕,母亲往锅中倒入少许油,待锅中冒轻烟,赶紧下汤圆,汤圆容易粘连,母亲一边拿着锅铲急速地上下翻炒,一边要将粘住的汤圆分开,只一会儿功夫,她便脸色通红,额头上沁出了密密的汗珠。母亲的手臂不停挥动,右手累了换左手,左手累了换右手,还不时拿铲子背拍拍汤圆,待汤圆发出“噗噗”的声音,即将鼓起来时,母亲吩咐我准备糖水。我狠狠地挖了好几勺糖,冲入小半碗开水,搅拌均匀,端给母亲。这时锅里的汤圆已膨胀至原先的两倍大,金黄金黄,煞是好看,母亲让我走远一些,然后将糖水沿着锅边一圈“哧”地倒下去,锅中顿时水雾四起。母亲手中的铲子又迅即翻飞起来,糖遇上高温,产生美拉德反应,均匀裹上糖汁的汤圆变成红褐色,散发出浓烈的甜香味。
 
  装在白色瓷盘里的汤圆甜蜜诱人,我再也等不及,哈喇子都流下来了。母亲顾不得手臂的酸软,用筷子夹了一个,凉了片刻,这才让我品尝。
 
  香糯的汤圆裹着浓稠的糖浆,甜而不腻,真是百吃不厌。看着我鼓着腮帮子狼吞虎咽的样子,母亲叮嘱我慢点吃,这才擦去额头的汗珠,绽开了疲惫的笑容。这时父亲干完农活回来,看见眼前的情景,对母亲责怪地说:“你怎么起床了?发烧了应该休息,不是说好今天我做晚饭的吗?”
 
  那一刻,我呆住了,心底油然生出无限歉意:我只想着吃,却不曾注意母亲病了。我猛地扑进她的怀里,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作家贾平凹曾在书中写道,家乡有人在报上发表文章,说他母亲是世上擀面最好的人,结果引发强烈共鸣,读者都说“世上擀面最好的人是我妈”。我也一样,如今生活好了,珍馐美馔已不稀奇,但最喜欢的还是母亲做的吃食。
 
  物质匮乏年代,母亲用她的巧手制作的各种糯米粉食品,美味营养,填补了我们空虚的味蕾。
 
  望着桌上的汤圆,我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过两天母亲来小住,和她再合作一回“炒汤圆”。这次,我掌勺,母亲在一旁指挥,做技术指导。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赶在崩坏之前翻盘才是一种修为

赶在崩坏之前翻盘才是一种修为

  我有个校友,在伦敦小有自己的事业。一间不算大但也有两层的画廊开在市中心..[详细]

和优秀的人相比,你的差距究竟在哪里

和优秀的人相比,你的差距究竟在哪里?

  01  刷朋友圈时,看到好友菲菲手持心理学证书的照片,配文字300多个日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