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期刊精选 > 快乐人生 > 列表

一支口琴

来源: 昌平报     编辑:佳梦     时间: 2018-12-12 16:14:45     预览:
  在我家书柜的抽屉里,放着一支口琴,银白色不锈钢外壳上刻着“胜利口琴”“中央口琴厂出品”大小两行字和一只海燕的图案,内部由两片铜制带簧片的簧板夹着24孔绿色塑料琴格构成。口琴看上去有些陈旧,这是53年前曾经住在我们家的一位解放军战士,临走时送给我的一件纪念品。这么多年了,我一直珍藏着。
 
  解放初期的十余年里,好多部队还没有固定住所,无论荒野古庙还是大街小巷,解放军经常是风餐露宿,走到哪里就住到哪里。后来,战士们大都借住乡村的闲置民房。
 
  老乡觉悟也高,只要村里管事的带着部队负责人到各家去号房,家有闲房的村民一般都是二话不说,不出三天准把房腾净,等待战士们如期搬来居住。
 
  我们家除了三间北屋自己住以外,还有几间破南屋和一间半东屋存放杂物。正因为那一间半东屋闲着,所以我们家老早就成了那些年一拨拨军队号房居住的重点户。从我记事起到文革前的多年时间,这房子就从来没闲着过,差不多都是解放军在住。
 
  1961年秋后,我正上初中二年级,新的一拨部队驻扎在我们村,我家毫不意外地又住进了解放军战士。
 
  东屋虽不大,由于是顺山炕,所以可住半个班的人。那天,屋门敞开,战士们出出进进。我看见土炕上铺着一水儿的白床单,干净整洁、平平展展;草绿色棉被叠得像豆腐块儿,见棱见角、方方正正;脸盆及洗漱用具靠墙摆放得井然有序、整整齐齐;就连那一双双备用军鞋都码得齐刷刷,像是用米尺量过。
 
  帮老乡挑水、扫院子是解放军战士多年的优良传统,不夸张地说,从他们住进老乡家的第一天起,这两样活儿就成了他们每天清早起床后必做的工作。水满缸、院子光是每个住军百姓家最显著的特点,也是数十年来村民在街头巷尾交口称赞的不变话题。
 
  完成训练任务后,解放军战士还主动整修村内街道,农忙时节帮生产队挑水抗旱、抢收小麦,深更半夜起身冒严寒救火等……
 
  住得时间长了,我发现6个人中,有一个不胖不瘦、中等身材的战士,每天都抢着为我们家挑水、扫院子,而且每次见到我总是带着微笑。后来熟了,他经常对我问长问短,什么多大了、上几年级了、学哪些科目、成绩怎么样、有什么爱好等等。那时我虽然有些腼腆,但却很愿意回答他的问话并与他交流。
 
  他告诉我他姓刘,老家是湖南的,还说家里有个小弟弟跟我差不多大。自那次谈话后,他每次跟我接触都显得特别亲热,常称我为小弟,我自然就叫他刘大哥。他对我父母毕恭毕敬,总是大爷大娘叫得十分亲切,和另外几个战士一样,家里有活儿就帮着干。
 
  反之,我父母也特别关心疼爱他们,总说他们出门在外不容易,故而三九严寒天常给他们的土炕添把火(那年月柴禾稀缺)暖暖屋子,再烧锅热水让他们烫烫脚。
 
  我想,刘大哥他们这些当兵的人离家远,出来时间又长,肯定把我们当成他们的亲人了。他们与我们生活居住在同一个院子,融洽又友好,像一个大家庭,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一种缘分吧。
 
  刘大哥有个兴趣爱好,就是每天晚饭后的自由活动时间,总爱拿一支口琴在我家外院的一个角落里吹歌曲。因为我上小学时曾经学过吹笛子,所以对音乐很感兴趣,于是便经常好奇地到他身旁观看,还时不时地鼓掌叫好。他见我关注捧场,吹得更投入了。
 
  那时,村里、家里的战士们经常唱《我是一个兵》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刘大哥也常吹奏这两首歌,所以耳濡目染下,我也学会哼唱了,曲子也记了个八九不离十。有时晚上放学回家没事,我便拿出自己的那支竹笛学吹这两首歌。有一次被刘大哥听到,还夸我吹得不错呢。后来,他提出与我合奏《我是一个兵》这首歌,没想到一个C调一个D调,吹出来难听死了,我们俩又都不会变调。合奏不成只好单个吹,这一比我可就差远了,刘大哥耐心地帮我纠正音的高低长短,有时他还教我怎么吹口琴。说实在的,后来我喜欢音乐、爱好各种乐器,跟他当年的指导和影响有很大关系。
 
  1962年2月的一天,刘大哥突然告诉我,他们要转移了,但不知要去哪儿,更不知以后何时能再相见。走的那天,他一脸愁云,执意要把那支心爱的口琴送给我,说留作纪念。此外,他还送我一张2寸的黑白照片,不知是他什么时候在天安门前留的影。一身军装,一副笑脸,背面写着:“送世国弟留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刘洪江,1962.2.11”。至此,我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当时,我只是低头说了声谢谢,泪水就止不住地往外流,却再也说不出话了。
 
  分手后的那些年,我经常拿着那支口琴吹呀练呀,不时拿出那张照片看呀想呀,不知掉了多少泪。
 
  事情过去半个多世纪了,每当我看到那支口琴,耳畔就会响起“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用口琴伴奏的歌声,接着战士刘洪江大哥的形象就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刘大哥只是那个时代千千万万个解放军战士的一个缩影,而正是无数个“刘大哥”和老百姓才共同结成了“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一家亲”的鱼水深情。
 
  刘大哥,你在哪里?  □ 田世国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上一篇: 冬韵乍到雪飘飞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认真听别人说话,是最基本的修养

认真听别人说话,是最基本的修养

  一  昨天跟老公怒了。  晚饭后我跟他说:朋友M结婚,咱俩一起去吧,周..[详细]

夫妻如何经营婚姻?

夫妻如何经营婚姻?

  姐姐和姐夫结婚快20年了,是亲戚里的好夫妻典范。大家说起他们来都会纳闷:..[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