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期刊精选 > 快乐人生 > 列表

绿色的风吹过初夏

来源: 网络     编辑:佳梦     时间: 2019-05-13 13:31:11     预览:
  □ 米丽宏
 
  古籍说,夏,为“大”之意,万物至此,皆假大也。
 
  天地之交,万物并秀。看那家门外的老洋槐,先是熄掉满树白花,接着被风摇满一身绿。它立在风里,像着了一件蓬蓬裙。夸张的大裙摆,把周遭的空气挤得叠了层。夏天的意象,总是壮硕的。
 
  核桃、梧桐的绿巴掌,一上一下翻动,不知是它们在翻动风声,还是风在翻阅它们。松树的针叶新发,质地润嫩,想做金石声,却还没有资历;风过处,一串哨音,老到不足,尖新有余。
 
  是的,春夏交替,总会有一场一场的风,褪去春的羞涩和朦胧,把它送往风风火火的大场面去。
 
  不过,风不巨大,不闹猛,不高亢,好似天地间狭长的一缕。它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前赴后继地,把田野一幅幅丝绸缓缓展开,推出一溜溜绿波。麦子吐穗,油菜结籽,耕耘过的土地,呈现粉质的状态。这时,是土地最为饱满、最充满希冀的时刻。瓜啊、豆啊、谷米啊,嫩苗苗儿向世界打开第一个弯弯的问号。风攒足了劲儿,要把苗苗打开、延长、托出地面去。
 
  半空中,全是风涂抹的绿颜色。深浅色块,挤得画面饱满而充盈,一种安静的喧闹,徐徐流荡在四周。
 
  风吹过面颊,还没有那种火热的感觉。这风如果有颜色,我想,它肯定是暗绿的,类似深水湖那种绿,甚至有点蓝的成分。也许是因为它的凉吧。它像是来自山野里某个潮湿的洞穴,来自山顶上未化的积雪。所以,它带着天然的那么一股幽凉。阳光的锋芒,遇到它,只能打个弯儿。
 
  它把树木摇响的时候,像泼出一团水声。水声从高处跌落,哗哗哗,听起来,有一种寒凉。满地绿荫扶不起,浅夏的风中叶唱,过清过冽,让人心清心寒。
 
  清风朗日的午后,我斜倚着一块山石,一双脚伸出树荫,让阳光覆满。我看着激烈的阳光,落上去再跳起来,溅起一片细碎的弧光。这个凉热不均的特殊感觉,很容易让人回到童年。
 
  也是这样的初夏午后,奶奶贴着院子里的老梨树打盹儿。那棵树,好像是她身上延伸出去的一部分,春日,她在那做棉衣,头上是如云的梨花;夏日,她在那做零碎小活计,上头是一蓬绿;秋天,梨树叶子又重又脆地掉落在她刚刚擦好的一筐红薯片上;冬天好太阳的当午,她也坐在那儿,老梨树,只在她身上洒落一道一道疏淡的枝丫暗印。
 
  那时我小,老攀在她的膝头,打搅她干活,她就张着没牙的嘴,为我哼个小曲儿。她有时瞌睡了,头一低一低。我就趴在她膝上,瞪眼研究她打盹儿的迷离神情。
 
  时光天长地久,人世如此安静。
 
  立夏的风叩门而入,不疾不徐地吹拂着我们。一年又一年,风声古旧而又温煦,幽凉而又贞静。好似生活一直这样,世世代代都没变过,哪年哪月都不缺优美。
 
  而风吹草木,是有回声与呼应的,那青,那绿,就是;那黄,那萎,也是。风吹尘世,是有呼应的,那人心处的沉静从容便是。
 
  风吹万物,万物呼应,世界总是因一呼一应而充满生机。此刻,风是清风,绿是新绿。时光新着,想做点什么,谋划点什么,完全来得及。呼应着浅夏的节拍,跟上去,心像清风,不掺尘埃,等你装进去一季又一季的传奇。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上一篇: 第一次滑冰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赶在崩坏之前翻盘才是一种修为

赶在崩坏之前翻盘才是一种修为

  我有个校友,在伦敦小有自己的事业。一间不算大但也有两层的画廊开在市中心..[详细]

让我们拥抱快乐

让我们拥抱快乐

  快乐二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上帝是公平的,不会把所有的幸福倾注一个..[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