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期刊精选 > 快乐人生 > 列表

麦收记忆

来源: 昌平报     编辑:佳梦     时间: 2019-05-29 11:18:37     预览:
  □ 冯敏生
 
  当地头一树树紫色的桑葚酸甜可口,枝头的山杏渐渐泛黄,红玛瑙似的山樱桃格外晃眼时,故乡麦子成熟后的淡淡清香,糅合着山野清新的风在天底下飞翔。
 
  每到麦子成熟、丰收在望的时候,我的老父亲就舒眉展眼,每天都要到我家的麦田边观望,他手搭凉棚,极目远眺一地金色的麦穗整整齐齐地昂首站立,就像一位身经百战的将军,正在检阅凯旋的部队;也有时候,父亲在午后的阳光下,或者在夕阳的余晖中,在麦田边徘徊,他一边吮吸丝丝麦香,一边有滋有味地吸着旱烟。一眼望不到边的金色麦田,在蓝天白云以及村庄袅袅炊烟的映衬下,成为山村最壮观的风景,这时的老父亲边欣赏风景,边哼着乡曲野调,丰收喜悦的光芒在他明亮的眸子里闪烁。
 
  星光满天的夜晚,缕缕麦香漫进房间,我和弟弟便在五月的麦香中沉沉入睡。第二天,天色尚未大亮,我和弟弟便被“嚓嚓”的磨镰刀声惊醒,我们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就是不想起床,直至父亲连声喊叫几遍,我们才慢腾腾地穿衣起床。这时,东山梁的天空刚刚露出鱼肚白,我们全家人就拿着镰刀,走向村东头自家的麦田。
 
  早在我们之前,村里就有人弓腰在自家麦田里收割麦子。来到麦田,父亲率先挥舞起镰刀,“噌噌”几下,小麦便拿在了手中,父亲举起夏收第一镰小麦,就如同高举起一面金色旗帜,那布满皱纹的脸顿时挂上了灿烂的笑。我们在父亲的带领下挥动镰刀,散发着香味的麦穗在我怀里跳跃舞蹈,收获的喜悦盈满心间。
 
  东山梁上的太阳越升越高,一群小麻雀在我们头顶上“叽叽喳喳”叫着,盘旋着,偌大的麦田里,麦香弥漫。中午时分,太阳火辣辣地在头顶上照着,我们全家忙碌了一大晌,直累得腰酸背疼,口渴难忍。这时,母亲正好送来了一大桶凉茶水。我坐在麦堆上,接连牛饮几大碗,顿觉舒服。一整天时间,一地麦子就被收割完了,我们用车把收割好的麦子运送到麦场上,暮色中的空田野里,却依旧弥漫着浓郁的麦香。
 
  “集麦垛”“敬场神”,是村里最隆重的仪式,村里人习惯称其“集麦尖”。就是把所有麦秸秆很艺术地堆放成上面蘑菇形、下面圆柱形的麦秸堆,这样的麦秸堆不容易腐烂,是牛羊过冬的极好草料。每当我家的麦垛堆放成功时,父亲总是很庄重地把镰刀、麦杈、竹扫帚、皮绳之类的农具放在碌碡上,再摆上母亲用新小麦蒸成的大花馍,领着我们烧香、磕头,最后再燃放一挂鞭炮,以庆祝今年麦子获得好收成,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仪式之后,我家还要摆上几桌酒席,宴请村里帮忙的左邻右舍……而今,随着农村产业结构的调整,往日的麦田早已成为一种记忆,而我,却依旧对其念念不忘。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上一篇: 一碗香香的腊八粥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忙碌不等于勤奋

忙碌不等于勤奋

  1  两年前,小何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公司。因为是新人,他被安排到基层的..[详细]

一出道情戏的感悟

一出道情戏的感悟

  我的童年,在农村度过。在陕北的农村,每年的庙会是必不可少的,每次庙会必..[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