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期刊精选 > 文明新风 > 列表

昌平人物:南口镇长水峪村杨炳海

来源: 网络     编辑:栗子     时间: 2016-09-05 16:43:05     预览:
长水峪村 昌平 南口镇

  爷爷是私塾先生,自小待他严格自是不必多提。家里穷,兄弟姐妹也多,买不起笔和纸,杨炳海随手拿起一根柴火棍儿便练起字来,那年他十岁。练字之初,一个字要练上半天,练好了,才练下一个字。等过些时日,他越发地痴迷于练字,每每看到别人家门联上的字,便在心中默默记下,回来苦练。

  转眼,杨炳海上了初一,由于写得一手好字,在学校里小有名气,老师对他的才气也很是欣赏。老师把他的字带到初三的班级里,“你看你们谁有他写得好?”谈起这位老师,杨炳海眼里仍是溢满感激之情。书法这条路,没有那么好走。当时的杨炳海并没有预见未来的能力,他只是觉得,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让生活有了意义。小暑降,立冬寒,日复一日的苦练为他以后自创派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柳公权的字我临摹了两年多。”杨炳海回忆说,除了柳公权以外,王羲之的字也是临摹对象之一。前者书法结体遒劲,字字严谨,一丝不苟。后者行笔潇洒飘逸,笔势含蓄委婉。杨炳海临摹的碑帖很多,但柳公权与王羲之却对他影响最为深刻,“临摹是每个练习书法之人的必修课。”杨炳海说。

  对美的感知和领悟,杨炳海是最不缺的。1958年开始“大跃进”,大办工厂和大炼钢铁的宣传画册到处都是。还是小孩子的杨炳海,对如火如荼的运动没什么兴趣,倒是宣传画册上的画深深吸引了他:万丈的高楼火星四射,齐天大圣孙悟空手持金箍棒,高高俯瞰着。回到家,他凭着脑海里的记忆飞速地临摹了一幅,竟然分毫不差。他小小的心脏跳动着,雀跃着,似有千万炙热的火球在撞击着:画画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同许多家庭一样,杨炳海家庭成员众多,全靠父亲一个人微薄的工资养活,吃饭都相当困难。尽管如此,在杨炳海的强烈要求下,父亲一咬牙,花了一毛四分钱给他买了一个图画本儿。他如获珍宝,爱惜不已,到最后就连图画本儿的封面都画满了,没办法只好在课本的空白处画,“想想当时那个状态啊,真是痴迷啊。”

  杨炳海笑了起来,眼角有深深的皱纹,却掩盖不住他沉浸在回忆里的光彩熠熠。就这样,谈话仍在轻松愉悦的氛围里进行着。

 

  用笔如餐,切勿忘之

  “如果你要问我练书法的诀窍,”他说,“我只能说,没有捷径可走,只有坚持。”在杨炳海看来,不仅仅是书法,“坚持”这个诀窍可以运用在任何一件事情上。“如果坚持的方向不对,可以换个方向坚持。”

  杨炳海讲起自己的老师傅石霜来。“傅石霜是齐白石的关门弟子,向来为人低调,你们没听说过他也不奇怪。”1984年,杨炳海拜在傅石霜门下,正式开始学习国画。

  老师是极其严厉的,笔锋走势教得无一疏漏,杨炳海也是极其勤奋的,一笔一划学得毫不怠慢。不久,杨炳海画艺大进,更是让老师刮目相看。

  一天,老师把杨炳海叫到一边,语重心长地说:“你的画,已经画得足够好,但你的字,却还不够纯,还需要更多的学习和练习。”杨炳海心里明白,画画两三年可成,但书法练十年也不见得有多大进展。放弃,是件容易的事情,坚持,却很困难。

  “老师送给我四个字,”他轻声地说,“‘用笔如餐’,这四个字我到今天还记着。”他又浅浅地笑起来,整个人陷入温情的回忆里。

  随后,通过恩师傅石霜的推荐,杨炳海拜在著名大家刘炳森和李铎的门下,学习书法。杨炳海扎实的基础和与生俱来的天赋使得他在书法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他的作品也开始逐渐被圈内人认可,变得小有名气,“别人看我的作品,只是觉得喜欢。我看我的作品,看到的是流逝的光阴和年华。”

 

  相见亦无事,隔日尚思君

  蓝瓦白墙,檐雕简约精致。月季花自在地开着,葫芦藤相互缠绕搭成一方荫凉,猫在瓜藤下惬意地闭着眼睛。

  “院子和房屋是我亲手建的,这些花花草草也是我亲手栽的。”表达美的形式无处不在,在书法里,也在生活中。

  “如意草堂”设在院内,杨炳海领着我们穿过厨房的小门儿,下几步台阶,便到了。草堂陈设简单,墨香扑鼻。单是写字的宣纸,案头便堆放了一沓,厚重不可计量。如同一个缩影,这小小的草堂,承载了他太多不可细数的人生。

  草堂的门口赫然贴着一幅门联:德成言乃立,义在利斯常。这是爷爷生前告诫过他的一句话,这也成为他为人交友的一个准则。

  几十年前,桃洼县调来一位党委书记,也是个书法爱好者。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我跟他之间不存在任何的利益往来,见面只谈书法。”杨炳海坦言从不交酒肉朋友,用利益维持的友谊不仅不能长久,还会消耗自己内心的善意。

  随着时光流逝,两人的友情也更加醇厚。几日不见,便要打电话相约小聚一回,都是性情中人,酒酣兴起,挥毫题字“相见亦无事,隔日尚思君”赠予对方,情谊深重,全寄托在这短短的十个字里了。

  “能交这个朋友啊,足够了。”仿佛又回到当年与友人泼墨挥毫、快意江山的时光,杨炳海嘴角微微上扬着,眼里有温暖的光。如同初次在村口见到他一样,空气氤氲着,悄无声息地,弥漫开来。

  夕阳洒满院子,金黄的光晕路过头顶。杨炳海送我们至村口,朝我们挥手。车开出去很远,我脑海里还在回荡着那句“相见亦无事,隔日尚思君”。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爱上昌平·魅力流村自行车骑行赛火热

爱上昌平·魅力流村自行车骑行赛火热开赛

  爱上昌平·魅力流村自行车骑行赛于上周六火热开赛,来自北京市13个自行车运..[详细]

昌平人物:“片儿警”宁志宝

昌平人物:“片儿警”宁志宝

  2010年北京市公安局推出社区民警驻区制,公安昌平分局响应号召,从辖区派出..[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