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精彩视频 > 名家访谈 > 列表

司马南谈邪教的蜕变过程

来源: 网络     编辑:栗子     时间: 2016-09-20 10:46:50     预览:


  在乌克兰众多的外来伪东方宗教中闹得最欢的就是以悲情闻名的“法轮大法”,许多新闻机构进行了相当专业的报道。这与基督教和斯拉夫世界观格格不入,这个组织竭力地从那些听了太多捷奥索夫斯有关“东方智慧”寓言的半文盲社会边缘人员当中招募新的崇拜者,在稍大一点的城市建立分支机构,在媒体上、特别是积极利用互联网发布广告。尽管其人数与具有超凡能力的伪基督教派别相比非常之少,但它在乌克兰的新闻界占有相当显著的地位。这些异教徒们经常围堵中国大使馆,干扰外交官们的正常工作,抗议那些批评他们活动的媒体,举行音乐表演和游行。反复向人们讲述着关于中国政府从那些由于从事反政府活动而被捕入狱的法轮功分子身上摘取器官以及如其所说的无缘无故迫害他们的寓言故事,博取那些极易轻信的市侩们的眼泪。西方媒体饶有兴趣地接受了他们的无稽之谈,这是他们过去没有发现也根本没有想到的,而现实当中这些惨剧发生在阿尔巴尼亚恐怖分子的审讯室,他们确实从塞尔维亚人身上活摘过器官。

  这个邪教在中国是被禁止的,当局指控其不仅从事反政府活动,而且极度反社会。因为它的创始人和首领李洪志不鼓励信徒们利用现代医学成果,而宁可给他们 “服用”自己的“护身符”,其实就是这位“圣人”各式各样照片。据中国当局确认,这导致了大约3000人死亡。形形色色的培训班、书籍和经李洪志“改良” 的气功(传统中国体操)训练法都是非常昂贵的,所以这位迷信领袖的收入很可观,应当纳税,而且税额相当大。然而邪教活动的主旨在于政治。法轮功分子们进行了许多反政府的活动,其中甚至包括未经许可组织数以千计的信徒包围政府所在地中南海。参加大规模示威行动的邪教徒人数大大超过了亲美暴乱分子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著名的抗议活动。2002年邪教代表人物甚至还对中国的通信卫星(!)进行了黑客攻击,把他们的反政府广播插入国家电视频道向全国转播。就在当时,北京的所有电话同时响起,一个动人的声音开始宣传邪教学说。

  毫无疑问,这个邪教是在美国的“庇护”下生存的。当然,这没有直接的证据,然而间接的证据要多少有多少。因为邪教的创始人李洪志在美国得到了政治避难,尽管中国方面强烈要求交出此人。要知道还有数百万毫无劣迹的中国人在徒劳地设法获得那里的居留证。这个邪教不知从何处得到大量“用于运作”的资金,它能够大规模地利用最新的信息技术,它在亲美的台湾拥有多个技术基地,虽然国际社会的绝大多数承认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但是事实上它极其依赖华盛顿。美国除了它自己之外不需要任何世界力量中心。而美国的跨国公司毫无疑问需要中国——但仅仅是作为一个工业区,一个世界工厂而已,而不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华盛顿完全不反对中国像苏联那样解体,不反对在世界其它地区建立可以掌控的混乱地带和点燃人为激化的局部战争后控制那些工业发达的省份和原料资源。但是在中国,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极少(天安门广场的经验让中央情报局看到,依赖城市里的亲西方知识分子是幻想,他们人数极少而且缺乏影响力),因此很多离开了土地的半无神论者们、神秘主义的追逐者们和无业的社会边缘人群希望跻身于某一个团体——特别是一个法轮功成员的资格可以给他们提供以难民身份(据说是他们在祖国遭到了不公证的迫害)获得西方国家国籍的某种可能性,因此建立一个犹如社会崩溃起爆管一样的亲美的强大邪教,对于他们而言从技术观点来看简直就是完美无缺的方案。

  然而这个邪教已然成为国际性的邪教,它在各国的活动不局限于建立反华院外集团,而且还在所有国家传播反传统性的思想。在乌克兰法轮功的盲从者们经常一连数小时以令人难堪的呆板姿势坐在中国大使馆前,用摘取人体器官的照片吓唬那些在马林斯基公园散步的妈妈和孩子们,在媒体上大肆责难一切非橙色政治力量——当时这些邪教徒还同黑人阿杰拉吉的神赐力量、异教徒、统一教徒、天主教徒等一道在乌克兰南部地区进行了注册登记。现在西方进攻我们不是像当年联合欧洲进攻希特勒那样用的是坦克纵队,而是“和平的”影响代理人。不过,法轮功分子使用类似于他们那“不甘屈服的”法西斯先驱“卍”标记也绝非偶然,正如希特勒分子们宣称他们的“卐”字标记象征善良一样。法轮功分子们的首领那甜言蜜语的蛊惑宣传根本就是不着边际。他们的基本口号是——“真善忍”,而这些品质的化身按他们的话说就是“法轮大法”。这也让人想起了在荷兰正式注册的口号为“仁慈、自由、多样”的恋童癖党。这样一来,谁反对法轮功分子,谁就似乎是反对善良和真理,谁反对荷兰的恋童癖——谁就是反对仁慈和自由……

  邪教徒们还出版了一些自己的报纸宣扬相应的方针。橙色政权允许这样做,而不顾邪教法轮功根本未在乌克兰以宗教组织注册——注册的只有两个法轮功分子的社会团体。可以说,在当今乌克兰,只是法轮功分子、撒旦分子、同性恋者和玫瑰党分子们得到了自由和无拘无束。而如果你不是同性恋者、不是玫瑰党人、也不是黑人,而是东正教徒和俄罗斯人,那么你在这个光怪陆离的联合体中你简直就是一个小丑。

  然而,法轮功——不单纯是一个美国情报机关活动的产物。这个邪教及其同类的产生恰恰是不断蜕变的结果,这种蜕变,不仅表现在基督教的堕落,还表现在全球性社会风尚的堕落,和其它一些尽管是伪宗教、但其中还有一些还算是健康成份的传统宗教的堕落,邪教法轮功的出现是佛教蜕变的结果,这正如神赐力量成员来自于退化的新教徒,而后者同样也源自于蜕变的天主教徒。佛教——虽然不是一个好的教派,有许多虚假的东西,但即便如此,它其中也包含了某种正面的、合乎伦理的道德准则,并且拥有形而上学的依据,这些依据使它具有了持久性和永恒性。因此,它与儒家学说以及一系列中国和与之相信的亚洲国家文化形成的其它宗教信仰一道并存。

  许多东正教的神学家认为,正是在这些邪教和蜕变了的天主教、伊斯兰教和印度教残余的基础上将创造出一个统一的世界宗教——基督之敌教派。古老的、传统的宗教将不可能融入到这股统一的潮流,而那些新信仰,作为政治意识形态、伦理和道德准则的混合体则完全可以合流(这些准则没有成百上千年的教规神秘的基础,他们可以根据行情随时变化自己)。就如那些同意识形态相去甚远的政党一样,要联合成一个阵营,并不比乍看上去像近亲的东正教与天主教联合更容易。对阴暗现实问题的偏执、谎言和投机是这些新信仰的特点。当然,他们那里也有神秘主义——但这根本不是基督教的崇高的神秘主义。平庸的冥想和平庸的偶像,许诺快速解决世俗的问题。正如切斯特顿(译注:十八世纪英国作家、文学评论者以及神学家,1874-1936,代表作《断剑》)笔下写道的,现在“让神秘主义与淫书交配,把唯物主义的肉欲……同疯狂的招魂术相乘。把耶稣从迦得神话中清除;只有恶魔和下流坯与我们同在!”其实,魔鬼的仆人们将在每一个传统的宗教中进行自己的“革新”,以便将来在某个人所皆知的人的领导下将它们合并。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反邪教教育视频

反邪教教育视频

  如何促使受蒙骗的信徒摆脱教主的精神控制,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难题。邪教组织..[详细]

方舟子访谈录:美国无神论成时髦

方舟子访谈录:美国无神论成时髦

  可以说美国宗教信仰还是很浓厚的,因为美国一直有一个宗教的传统,在这些西..[详细]